[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自在飞花轻似梦——听秦观诉说男子的寸寸柔肠

编辑:曲倩倩 作者:曲倩倩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3 字体:[ ] 纠错 评论

【一】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浣溪沙】
  
  漠漠轻寒上小楼, 晓阴无赖似穷秋。 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 无边丝雨细如愁。 宝帘闲挂小银钩。

   初闻此句,是在高中同学的一篇作文里,那堂课,她的文章被当做范文被一个音色极好的女生柔声诉读,她浅浅的语言细致的描摹均为让我为之动容,莫名的烦躁感正待升起,忽听得此句,便凝固住了所有游走的思绪,虽仅仅14字而已,但当时由于思绪游走并未听清,只在脑海中残留着“轻似梦”“细如愁”6字,好似茫茫人海中的一个不经意的瞥见,速速闪过的的脸却定格住了我的视线,眼底也生出了温柔,只是一会那位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再也不能忘掉你容颜。下课后走到那女孩里,看见了那14个字,“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一瞬间,稍稍停住了一秒呼吸。

   全词42字,字字珠玑。是秦观的一贯词风,他的词,凄清优美,恬淡婉静,不见慷慨激昂的言辞,不见奔放恣肆的意境,始终弥漫着一种故地江南水乡的忧伤凄婉,淡雅,工丽,纤细,缠绵气息,莫可名状。

   全词尽是景,只一“上”字一“挂”字便使人明晰主人公定是一温婉柔静女子。鸡啼三声,晓日露头,推衾穿衣。梳洗罢,扫云鬓,画峨眉,略施胭脂,铜镜中嫣然一笑,双目含情。提起裙摆踏上小楼,倚栏远眺。一片阴郁之天,明明已仲春,怎奈这天气,像极了那穷极的寒秋,一阵瑟缩寒意,自江面直抵身心。过尽千帆,簌簌飘来,却终没有你伟岸的身影,这一天的等待,被这春阴,污了好头。转身瞥见花屏,却是一片淡烟雾霭,竟像和这春阴约好了一样。徒增悲伤。上阕短短21字,不仅交代了窗外风景,亦点染出窗内无限闲愁,开篇垫下凄幽基调,是少游历来的风格。

   自古写作就有一种手法叫做“化抽象为具体”,所谓抽象就是不可触及不可把玩的拟化之物,这种只存在于脑海中的印象不可捉摸,正如误入迷途,周遭景色十分陌生,纵有汗血宝马也不知该驾往何处。于是便有人发明了这种手法,将莫可名状之物化为真实可感之形。宋代才女李清照的词“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许多愁”便是用了这种手法,化虚为实,语意新奇,将抽象并且毫无质量的愁用可观可感的舴艋舟装载,却载不动,只因这感伤这忧愁,虽丝丝绵细,但正如积羽沉船一样,不载不知,一载竟是如此沉重,那厚重,瞬间跃然纸上。清照如此之写,将一份深愁描摹的达到匪夷所思之境。历来是说愁名句。而秦观,“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刚好相反。同样的愁,到了秦观手里,就变得飘渺悠远,亦真亦幻,不似李清照来的深重,更多的是一份飘逸俊朗。令人抿嘴一笑的是,这里,女子与男子,正好交换了心思,女子笔端流出的愁深重粘厚,男子笔端流出的愁却婉转清丽。

   少游反其道而将具体可感的事物化成亦真亦幻的主观感受,解开了思维的束缚,放纵后人去无边无际的想像。这意境,也就扩大了一半,浩渺无际,心也就空灵了许多。浅春时节冰澌溶泄,浅绿爬上消瘦了一冬的枝头,繁华装饰了岑寂的大地,飞花无形,自在飞舞,近近远远,如同梦幻般轻薄虚幻缥缈,继而细雨如织,阴云浅布,丝丝缕缕缠缠绵绵如同我化不开的相思之愁。又一载春归来,又一年春好处,可是你依旧杳无音讯,燕儿回到旧时堂前,你怎么就没有托它捎个口信呢?这迤逦的春光我无福消受,纵是桌上山珍海味,我独自举箸,又有何滋味可品?再次踮起脚尖,凭栏眺望,细雨湿了青草,润了山色,是否也打湿了你的眸?一阵无端幽恨涌上心头。我还是挂起这精美的珠帘,掩了这春色,独自倚窗,在微暗的画屏前绣那一对鸳鸯枕吧。

   谓之“闲挂”,看似淡定,其中却含了多少无奈,总有一份轻愁无端在心底升起,如飞花如细雨一样看了让人不免迷离,挥之不去。

   闲暇时期才会生愁,才会结怨,才会看着那一卷往昔灿然的花如今却慢慢伤感,花开有期,花落必至,期待花开但却怕花凋残。若是忙忙碌碌,终日为了生计焦头烂额,注定了不会对着春景柔情缱绻,竟也免了一丝丝无谓的喟叹。心中有一份悲悯,情感中常常含着忧郁,哪怕放大到汹涌海边,放大到大漠落日,壮景也能抵不过一份缭绕心底的幽怨,我想,秦观就应当是这样一个人吧。

   想那秦观,把女子的小心思琢磨的如此通透,也定是一细腻柔肠之人。所以,因了他的细腻,他的词中写景总是极其适意,语言精练,意境优美,毫无矫揉造作之嫌。优美中带着凄婉,让人在欣赏美的同时感受着它的破碎。但是事情总是双方面的,秦观词中缠绵的凄婉忧伤,让后人评价其曰气格纤细,凄迷颓唐,很不符合男子气概。其实我是承认这一点的,总觉得男子的诗词应是壮阔豪迈的,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入如虎”这样的境界才算开阔,这样的男子才是真正的男子。然而转念一想,纵是男子也有柔肠,何况还是经历那么多变故的有识之人。况且,少游不仅单单写词,其诗,其文也在文学史上占据几分江山,甚至,他的词只是他文字的三分之一还不到,人们提到他,总是冠之以婉约派词作家的美名,殊不知,秦少游现存的所有作品中,词只有90多首,而诗有十四卷430多首,文则达三十卷共250多篇,诗文相加,其篇幅远远超过词若干倍,他的词总是晚约凄婉,他的柔情和文人情怀,更多的倾注于词,而他的豪情以及缜密思维,则更多的见于他的诗和文。秦观的策论,说理透彻,文笔犀利,有一股特有的张力。现代著名学者朱东润则说:“予于少游之书,尤喜读进策三十篇,观其所得,导源东波,所见益卓。其论选举与役法者,皆深造而有得,不为世俗之言。” 所以,只有将他的诗词文结合起来,才能得到一个完整之人。
【二】 相忆事,纵蛮笺万叠,难写微茫
  
  
   【沁园春】
  
   宿霭迷空,腻云笼日,昼景渐长。正兰皋泥润,谁家燕喜,蜜脾香少,触处蜂忙。尽日无人帘幕挂,更风递游丝时过墙。微雨后,有桃愁杏怨,红泪淋浪。
   风流寸心易感,但依依伫立,回尽柔肠。念小奁瑶鉴,重匀绛蜡,玉笼金斗,时熨沉香。柳下相将游冶处,便回首青楼成异乡。相忆事,纵蛮笺万叠,难写微茫。
  
  
   个人原因,是爱极了《沁园春》这个词牌的。词牌共一般一十四字,双调,用较多的对仗,多喜四字短语,又补之多字长句,参差相间,意境绵延,如品香茗,茶已入胃,口留余香。
  
   词一般分上下阙,惯常手法为上阙写景,下阕抒情,此词即是一典型。
  
   上阙写景。“宿霭迷空,腻云笼日,昼景渐长。”昨晚的雾气还氤氲在朝早的天空,明净之云笼在天边,悄然遮掩初升的太阳。春分已过,昼日渐长,阳光渐暖,开篇三组四字词语,勾勒出朝早的春日晨景。“正兰皋泥润,谁家燕喜,蜜脾香少,触处蜂忙。”曲折的水边沼泽,兰草闲雅生长,泥土微湿,招来刚归的燕儿衔泥筑巢,蜂巢里存蜜已少,处处蜂儿忙。尽日无人帘幕挂,更风递游丝时过墙。此一句,尽显春日里勃勃生机,为下文打下伏笔。“尽日无人帘幕挂,更风递游丝时过墙。”蜂儿燕儿热闹非凡,为何窗内寂寞无声?是屋内之人闲的无事可做,掩挂帘幕,还是屋内之人早已远去,空留屋于此,为何已有蛛丝漂浮风中?再下一句,“微雨后,有桃愁杏怨,红泪淋浪。”哦,原来,不是人已远去,故人仍在,只是过于寂寞,纵千呼万唤,思念之人亦杳无音讯,看那细雨过后的粉桃白杏,都结了愁生了怨,微雨打湿清风吹过,落下枝头如美人红泪一般,不忍卒看。
  
   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景色也深含着词人的瞬间心情。正如杜子美的名句“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一样,本是春和景明的蓬勃早春,到了秦观笔下,却出落得清婉忧伤。少游心中定是有着某种无法言说的寂寥。据资料记载,此词作于少游早年时期,那时的少游虽然失意,也终究涉世不深,抑郁还没有膨胀到痛极的地步,何况即使是痛极,反映在少游词中仍是不深不悲的凄清幽婉,他终究是一个婉约词人,小失意表达的婉约,大悲伤表达的更婉约。词总是凄清婉约,没有大起大落的情感变化,他不是杜子美,写出的点点血泪都是苍老悲痛,抑扬顿挫声声惊天地泣鬼神,他没有那般沉重;更不是陈拾遗,颇感身世凄惨将满腹悲痛化为怆然涕下,泼墨挥出苍老激越的篇章,他没有那般雄浑。他一直在自己的凄迷含蓄中典雅的抒发轻愁重叹,我却觉得这更让人心疼。他本是这样一个有着壮志抱负的汉子,却被无端的政治折磨的遍体鳞伤,情感怎能不伤悲?
  
   由于是早年所作,我便觉得这伤情不是仕途羁绊所致,我主观的想像他许是在思念一位才色俱佳的青楼女子,不是贪恋她的美貌胴体,不是思念她的尽态极妍谈,只是念及她的纵横才情,她的细腻心思,竟能知我所忧,解我所难。真是一个知心之人,只是如今再难相见。
  
   下阕言情。“风流寸心易感,但依依伫立,回尽柔肠。”风流,李商隐在《闺情》中说“春窗一觉风流梦,确实同衾不得知。”词中风流意为有才华而不拘礼法的态度,,但在少游词里,却刚好与其相反。意为多情。默默伫立风中,心却忧虑沉闷,肠已百转千回。“念小奁瑶鉴,重匀绛蜡,玉笼金斗,时熨沉香。”犹记得那台子上精致的梳妆匣,典雅的小铜镜里曼妙的容颜,整个小屋被时时跳动火焰的红烛晕开一篇桔色昏光,熏炉里飘出幽幽的香,他们落座桌前,轻声细语,女子拭去少游清泪,柔声安慰。伴着这烛晕,荡漾开多少凝结在心的忧伤。“柳下相将游冶处,便回首青楼成异乡。”也是在这样一个春分之日,青青柳树下,他们一起游玩寻乐,只是此刻,那青楼也成了梦中的归乡,难以再会还。楼中那知我心意的女子,不知此刻过的如何。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相识陌路,只要你能懂我的心,我便与你对饮三百杯,结交同游。管他是青楼女子,还是街头乞丐,管他是白面书生,还是莽汉壮夫。当年荆轲刺秦王,也是因了太子丹的一份知己情丝,士为知己者死,明知此去难以再回还,但是就是为了你的知心,我宁愿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得红颜知己,是人生幸事,然而穿越回古代,男子要想有红颜,那女子大多是青楼之人。强烈的传统观念“女子无才便是德”,对丈夫要三从四德,严重束缚了女子学识的发展,少数开明的官家女儿,才有机会认字读书,再有,就是青楼女子了,而这些女子,又有一部分是由于富家家道中落,被迫沦为风尘中人的,所以有些是极其有修养的,这类女子,一旦遇见落魄的文人,便惺惺相惜,都是有才之人,同是无奈羁绊,便极容易相识相知,最后成了知己。但是青楼毕竟是个是非之地,此类才色俱佳的女子,数量也终敌不过普通妓女,所以为外人所不齿。秦观,自然也无法再具体明确是在思念这样的一个红颜。不怕明辱,但怕流言。
  
   秦观这一阕词,正是合了心意。尤其是最后两句,“相忆事,纵蛮笺万叠,难写微茫。”蛮笺,指蜀纸笺,唐时期成四川地区所造的彩色花笺称为蛮笺。回忆起旧事,纵使有纸笺万张,也难以写尽我心中隐约模糊的衷情。这两句,仿佛猜透了我的心思,生为敏感之人,心总是极易感伤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该是何等豪壮契阔!范文正公的心怀苍生,体恤草根百姓,非君主,但是却以天下为己任,位卑不敢忘国忧,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心胸是极其阔达的。然而如我,生于尘世,累于琐碎,冬去见雪残,忧;春来见淫雨,伤,如是,则不论如何也做不到这般豪迈的。明明是青春正盛的年纪,却被回忆满满的支起,提笔写下的均是伤情的文字。待回首,发现其实不过是少年强说愁,何时能真正长大,还得一番风雨经历,加上百般曲折,方能悟出人生真谛吧。
  
   有些时候,安静的守在窗子边,看夕阳中凋零的落红,伸出手将霞光握在手心,再拾起一片残叶,一起装进盒子里,暗自收藏。颠簸流泪孤独时再打开看看,没有霞光,只有残叶,沉淀在记忆中的总是一些伤残,伤残时才肯动笔将那些痛苦记录在案,以后慢慢神伤,所以折磨了几次,伤残更加破旧,便愈珍惜欢愉,怎奈欢愉是霞光,瞬时生瞬时消,那些快乐无法收藏。走过了一生,回头看看,只有苦难被植成了树木,稀稀落落,殊不知,那中间的空白,夹着的就是开心。只不过,那一刻只顾着开心,忘记了栽种,就变成了霞光,消散而去。
  
   末了,借《小窗幽记》中一席话结束此番讨论,“胸中只摆脱一恋字,便十分爽净,十分自在!人生最苦处,只是此心;沾泥带水,明是知得,不能割断耳。”
 

(责任编辑:曲倩倩 纠错)

男生女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