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绝招:大学男生攻克女生楼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6-2-8 字体:[ ] 纠错 评论
  每年新生入学时,老生们最热衷的事情就是找老乡,一是他们认为自己已在大学里摸爬滚打了一两年,有丰富的经验也有责任要语重心长地教诲新来的小老乡,以赢得尊敬的目光;二是(最重要的)要抢先发现漂亮的小女生,以免肥水流入别人田,在这个快鱼吃慢鱼的象牙塔里,这是最最关键的竞争之道。

  于是,在我们这一届刚踏进大学校门时,高年级师兄们便接踵而至了。每个一来,总会十分惋惜地说:“你们真是生不逢时,来得太不巧了,女生们刚刚被关起来了,可惜!可惜!”一边便把过去的甜美时光娓娓道来。

  原来,在我们进校之前,男女生楼是不分开的,像我们现在住的36#宿舍楼,原来就是1—4楼住男生,5—6楼住女生。那时的男女生关系非常之融洽,可说是打成一片。武汉是全国有名的火炉,以前一到夏天入夜,市里满街便摆满了折床木椅竹席草席。自从伟大的科学家发现氟里昂通过电机的作用能把空气致冷以后,这种情况就不复存在了。而我们90年代的大学校园又如何能有这种简称为空调的玩意?所以,酷热难耐之际,学生们只好一个个爬上楼顶去睡。在这种恶劣的自然条件下,男女的生理差异降到了零,每人为争得那半米的容身之地,早早就摆下草席订好位。于是,每天凌晨,晨曦初现,晨风起处,便四处可见裙裾飘扬的壮观景象。

  后来,也就在前段时间,出了一件众所周知的混淆了性别差异的事,校方下定了决心,就把所有的女生们一个不拉收容进了现在的40#、41#宿舍楼……

  我们听着听着,一个个眼睛便都直了,始而痛惜,后悔6岁那年贪玩没有提早一年上小学以至造成今天的重大损失;既而痛悼,悼念不复的岁月,真是“一夜回到了解放前”,由改革开放又回复了闭关自守的年代。

  然而命运既已如此安排,便只有顺应历史潮流,另思良策了。

  为将者欲战之能胜,天时地利人和至少要能居其一。对我们新生来说,天时已失。更雪上加霜的是,40#、41#两楼对峙,只有一个出口,出口处一老太婆怒目如鹰把守着,可谓“一妇当关,万夫莫开”,明显属易守难攻之势,地利上的优势也因此丧失殆尽。看来,唯一的出路只有靠人和了。

  刚入校的两周,女生楼的封闭工作还处在最后的收尾阶段,因而还是开放的。但好景不长——两周过后去关山军营开始新生军训,军训过后女生楼就正式封闭了。从此,“攻关”时代就开始了。

  楼是封闭了,生活还得继续,活动还得开展。碍于进女生楼的不便,所有的班级活动都在室外和男生楼开展。于是又有男生喊起来:“凭什么她能进我们寝室,我们却不能进她的?”然而社会现实就是如此,男女从来不平等,大家于是安慰:“兄弟,你就忍忍吧。”

  异性相吸是物理和生理的双重需要,正面强攻困难就改从侧翼进攻——

  学校共有3个食堂,而女生楼旁边的那个食堂从来都是人才“挤挤”的,凭着身高臂长,玉树临风的绅士跨越一个个头顶,往后传递着一个个小巧的饭盒,也赢来一双双感激的目光。开水房也是最热闹的地方,因为女生们是最爱去打开水的,因为这个缘故,往往一周才洗一次衣服的我也变得勤快起来,天天赶早去打开水,打完自己的再打老五的、再打老大的、老二的……

  一年两年下来,初战告捷,前门对面的录像厅、礼堂前的水池边、图书馆旁的思园内,多了许多双双对对的背影。这时的女生楼,守备仍是森严的,只能靠楼下门卫房仅有的一个对讲设备传递信号。于是,每逢周末,门卫房前就排起了长龙。看着一张张不辞劳苦的面容,你会明白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意义,继而会觉得老太婆简直就是剥削广大学子感情的黄世仁,恨不得把她抓去游街。

  老太婆终归也是人,为了多收三五斗她兼起了卖晚报的重任。这时,我们班一位门卫房的常客发现了一个怪现象:一个武工大的男生——我的同班女老乡的高中同学,每次进我们财大的女生楼都不用交验学生证就可以大摇大摆进去。现在,我们班的女生对他比对我们还熟络。他是老太婆的亲戚?他长得帅?都不是。

  终于有一次,通过我们班的一位女生,我们把他约出来,以两瓶啤酒、一碗热干面、15个臭豆腐的代价揭开了这个秘密。他说:“也没什么,就是开始我每次进来都花两毛钱跟她买一份晚报,现在她都不管我了。”唉,亏我们还是财大人,竟比不上学工科的武工大人有投资意识和经济头脑。

  现在,每次我到这位老乡和我的同班女老乡他们家里,他还会自豪地吹嘘说:“你们财大女生楼的所谓严密封锁线,还是从我开始才被攻破的。”

  转眼面临毕业了,女生楼内外渐渐漫满了彷徨、焦躁的情绪。已比翼了几年的爱情鸟,在面对即将到来的两地工作的残酷现实时,只有疯狂地迷醉于最后的疯狂,追求那些开始倒计时的可怜的甜蜜和幸福。4年来依然孑然一身的,为了弥补所谓感情的缺憾,也开始疯狂找人一起去跳国标、一起上街、一起去东湖留影。男生们在楼外疯狂,每晚三五成群地到后街扛上一箱便宜得只卖9毛钱一支的行吟阁啤酒,喊几句“红梅花儿开,你是我的菜”,说些“苟宝贵,毋相忘”的醉话。女生们则在楼内疯狂,每晚从楼下经过,总会听到阵阵娇声吆喝飘下来:“姐俩好!八匹马,六六顺,四季财……”第二天一早,便会有两个同班女生抬着一箱啤酒瓶摇摇晃晃下来清退。

  那天,最后一次看着她们从女生楼下来,拖着沉重的行李,一个个眼睛已肿如核桃。站在月台上,目送她们一个个消失于地平线后,女生楼——这座永远的神殿,从此便收进了我深深的记忆中。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男生女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