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坏学生:有时候什么都不是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6-2-8 字体:[ ] 纠错 评论
  人有时候什么都是,有时候又什么都不是。

  杨甚么本来不叫杨甚么,具体叫什么名字刚上大学那阵大家可能都知道,但是后来时间一长,没有人去叫他的原名了,大家都习惯用杨甚么来称呼他。之所以这样称呼他,说法不一,但是有一个说法能比较能被大家所认同。杨甚么特别喜欢看周星驰的《大话西游》,据和他同宿舍的一位老兄不完全统计,他至少看了17遍。

  到快要毕业的时候,班里的大部分男生已经在他的引诱下中了《大话西游》的毒,出口不离该片中的经典对白。他在班里堪称《大话西游》的专家,特别是把至尊宝和孙悟空分析到每个毛孔,每根神经,估计连该片的编剧、导演以及周星驰本人也没有他理解的透彻。到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人有时候什么都是,有时候又什么都不是。

  杨甚么的家在陕西的农村,据他说离西安不远,但却穷得可以。从大一开始,他就开始在校内参加勤工助学——利用中午和下午休息时间扫宿舍走廊,扫教室;在校外作家庭教师,帮一些公司作促销。就这样,四年大学下来,他自己解决了大部分的生活费和学费,同时也创下了所在系建系以来的一个历史记录:从1999年秋天大二那学期到校报道直到2002年毕业,整整三年竟然没有回过一次家。

  每年寒暑假——特别是寒假——看着大家一个接一个的背着大包小包回家,他总是装得什么事情都没有,乐呵呵地送大家上车。有人问他,你不回家,你不想父母吗?他说,想的时候就给家里打个电话,听听父母的声音。其实,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何尝不想回家,只是回家的路太长,回家的200多元的路费对他对他家庭而言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用他自己的话说,既然回家就会增加家里的负担,为什么不趁着假期多赚几个钱,让父母过得稍微轻松一些,不是更好?见不见在心。

  杨甚么曾经因为在街头的电线杆上贴家教广告,被城管用三轮摩托抓进了城管局,并且被扣下了身份证和学生证。抓他的姓李的那个小个子非要他拿系党委书记的介绍信来拿回证件。好不容易弄来了书记的介绍信,小个子却说不行,必须是学校党委书记的介绍信。杨甚么当场撕了介绍信,再也没去要证件,花了几十块钱又办了新证。

  为了找家教,杨甚么几乎走遍学校所在城市的大小角落。所以,班里有人不懂城里哪块地方的话,都会来找他。他会准确的报出地方所在和要乘哪路公交车,要在哪里转哪路车。

  

  杨甚么最喜欢看的杂志是《读者》,最喜欢看的报纸是《南方周末》。专业是电力系统及其自动化,可总喜欢看经济和管理类的书和杂志。他说,看《读者》,他自己的心态会变得更平和一些;看《南方周末》,会对社会多一些客观的理解。他每天的伙食差不多就不到6块钱。有时候口袋拮据了,为了买当日的报纸或杂志,他可以不吃早餐或午餐。由于缺钱,他很少买衣服和鞋。但是,一旦要买,他必定去专卖店买。他说,不买就不买,买就要买质量好一些了,耐穿

  杨甚么在大学期间教过的学生不少。无论学生多大,他从来不在意学生是否叫他老师。他一直认为学生和老师不仅是师生关系,更应该是朋友关系。所以,在他去之前已经换过好几个老师的初中的小女生,他却一直教了一年多,直到她考上高中。那女孩子对她妈说,杨甚么是以朋友的平等的眼光看待她,从来都不会强迫她学什么东西,从来都是先赞美她所取得的成绩——即使有时候成绩微不足道——然后才委婉的指出她的错误。她的被语文老师判为不及格的作文,杨甚么却给了他95分,因为她的思维跳出了中国学生固有的被老师僵化的思维模式。

  好多人都说谈恋爱是大学里的必修课,杨甚么却连一堂选修课都没有上。遗憾吗?有人问他。不遗憾,我相信缘分,一切顺其自然。
  至于学习,杨甚么始终处于班里的中下游,而且直到毕业,英语四级也没有通过。第一次考了54.5,第二次是59,第三次59,第四次还是54.5,本来还有第五次机会,可是他说现在这个成绩已经很对称的,是一种唯美,没有必要去打破这种美。

  2001年11月初,有公司来学校招聘毕业生了。当别人拿着一大叠七七八八的证书去面试的时候,他什么证书也没有,只有薄薄的几页求职信、个人简历和学校的推荐表。在招聘会上,他递上上自己的资料后,直接说,我的成绩比较差,虽然我学的专业是电力专业,但是我一直比较喜欢看市场营销方面的书籍和杂志。请问你们需要学电力的市场营销人员吗?负责招聘的先生掏出了那天晚上唯一的一张名片,告诉他,如果对他们公司感兴趣的话,随时和他联系。就这样,杨甚么和那家公司顺利签约,而比他成绩好比他证书多的一些同学却没能签成。

  就因为英语没有过四级,他就没有了学位,也就是不能正常毕业。为了能正常毕业,他申请放弃学位,正常毕业。(全班36人中有14人和他一样的命运)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一科《政治经济学》在毕业前的最后一次考试中还是没有及格。他想不通,他的同学也想不通,一个整天看经管书籍,一个让别人抄自己一部分都可以及格的人竟然这门课不及格。后来找了几次老师,又给了一次考试机会,可是成绩还未出来,全国大学毕业生电子注册时间已经结束了。就是及格了,他也只能等到明年毕业,找好的工作也就吹了。

  2002年的7月1日,当大多数同学去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他被指导员告诉可以不去。所以,当别人在逸夫礼堂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他只能在网上对一个远方的女孩子诉说自己的无奈。

  后面的几天里边,不是社撮,就是班撮。那几天,杨甚么所有班里的活动都有参加,他不想让人瞧不起自己,他没有理由不坚强。但是毕竟是人,他能不愁吗?读了四年大学,原本希望能找一份稍微好点的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谁知道连毕业都成了问题。同学喝酒的时候,他也会喝,但是再好的酒在他嘴里都是苦的。



  在理了理自己的思想后,杨甚么决定在读书的城市先找一份工作,同时也想考市场营销的研究生。那天,在一个朋友的带领下,他去一家钢铁公司面试。虽然面试题做得不怎么样,可能由于那家公司比较小,没有几个大学生的缘故吧,老总居然同意了。虽然工资不是很低,但是他还是高兴不起来。接着去人力资源处签合同的时候,刚好负责人招聘的女孩子被她的男朋友叫走了,让他过几天再来。第二天,一个在学校行政楼帮忙的同学告诉他,现在还可以进行电子注册补注。经过一整天的奔波,用上在学校所有的关系,他终于可以毕业了。

  同学们都要相继离开学校了。每天大家都往来于火车站和学校之间。一起生活了四年,平时再嬉笑怒骂,在车站上,在火车即将开动的一刹那,要么失声痛哭,要么让眼泪默默地流,要么让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要么沉默不语。杨甚么就属于后者。不是他没有人情味,也许他觉得沉默也是表达伤感的一种吧。

  杨甚么揣着大学毕业证离开了他生活了四年的校园和城市,去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寻找自己的未来和生活。离开宿舍的时候,他在雪白的墙上写下几个字——人有时候什么都是,有时候又什么都不是。(这是他从小学到现在第二次破坏公共卫生)也许,后来住进来看到这些字的大学生永远也不会明白这句话。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男生女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