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只做女人,不做妖精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6-6-20 字体:[ ] 纠错 评论

从小对妖精的概念,是从一部《西游记》里得来的,是专门和唐僧师徒做对的、变化多端、披头散发的家伙。现在发现,在经济大潮来回冲击之下,妖精的含义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进化成为一种精致的、昂贵的、可以从容把玩的工艺品。

妖精这词,从男人口中轻嗔薄怒地说出来,别有一番抓不住、丢不开、放不下、心之念之的骄宠;而从女人口中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简直就有恨不完、咒不够、厌之唾之的愤恨。大约是因为妖精擅长从女人手里,夺取不属于自己的男人的宠爱,所以,女人和妖精,同是女性,却演变成了天敌。

穿衣。妖精是极尽妖娆之能事,以能体现妖精的最大魅力为准则,从衣服首饰,到鞋袜皮包,抹的唇膏、洒的香水,都非名牌不用。而女人就保守得多,朴素得多,以整洁、庄重为穿衣原则。在服装开支上也很节约,没有减价促销活动,一般不随便给自己添置衣物。

吃饭。妖精要吃顿饭,不是海鲜大餐,也得是烛光晚餐,档次不够、环境欠雅的餐厅妖精是不进的,有侍者斟酒,有乐队演奏,才能符合妖精的进餐要求。而女人满足于家常小菜,逢年过节才会上趟馆子。下了班,厨房里袖子一挽,利利索索地弄出两菜一汤,看着对面那口子埋头扒饭,心满意足。

感情。妖精懂得各种攫取感情的手段,媚笑、香吻、微嗔、撒娇、痴缠、赌气、眼泪,信手拈来,牛刀小试却绝对效果显著。而女人从不索取太多,只会无偿地付出,在他旅归时为他拂去身上的风霜,在他工作时沏上一杯热茶,在他受挫折时温言安慰,在他晚归时点一盏守候的灯。

工作。不知道把主要心思花在如何获取男人这项事业上的妖精们,是否工作,或者说,对工作还抱有何等兴趣。工作会使妖精们脸色憔悴、神态疲劳,背靠大树的妖精们应该不会为那份可有可无的工资折损自己的青春容貌。但是女人,家庭一半,工作一半,尽管也会抱怨工作辛苦,但依然兢兢业业,到任何岗位都是一颗默默奉献的镙丝钉。

孩子。部分时髦的妖精们是不要小孩的,因为生育会破坏她们美好的身段,是妖精魅力的最大杀手。女人正相反,她们对小孩有着天然的母性,看着小孩纯真的脸就会情不自禁地微笑,为了小孩可以牺牲任何东西,她们几乎是用自己的生命去培育另一个生命。

娱乐。懂得享受的妖精们精通几乎所有娱乐活动,能模仿王菲的嗓音唱歌,能跳出最繁复的舞步。不太爱运动的妖精们,面对贵族运动高尔夫,学习起来却乐此不疲。女人也许会在做饭和洗澡时哼哼老歌,偶尔会去打打保龄,推推沙壶,但总体上是娱乐低手,最经常的娱乐该是牵着家人的手散散步吧。

魅力。妖精的魅力威力强大,宛如海啸无人可抵,但不能持续,片刻即退。妖精的价值在于新鲜,在主人产生审美疲劳时,妖精的魅力便迅速减退。而女人的魅力如房檐上落下的滴水,柔弱却持久,渐渐地穿透了廊下的石板。他会发现,离开妖精一切照旧,但离开女人,生活就变得一团糟。

生命力。妖力敌不过时光,没听说妖精老了依然吸引力无穷,妖精不可能个个都能象宫雪花,越老越妖。青春不再的妖精们如何能修成正果,因为妖精这类人产生的时间不算长,无法做出统计结论。但是女人,却能在岁月的淘洗中日渐绽放出珍珠般的光华,时间和经历甚至可以成为女人骄傲的资本,在鬓发微霜时微微一笑,那份温柔与从容,妖精永远学不会。

我是女人,把美丽炼成自信,把年龄化为宽容,把时间凝为温柔,把经历写成厚书。我不做妖精。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男生女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