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兰大爱情故事[二]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星期天社区 添加:2006-6-15 字体:[ ] 纠错 评论

6、
题记:
在你孤独的怀里/我们像鲜花一样盛开//在你辉煌的废墟间/我们扮作勇士前进

不幸的爱情各有各的不幸,幸福的爱情基本相同。
所有的爱情留下的甜蜜都是在相爱的初期。

第一次牵王小梅的手是在1路车的车站上,我们在等去西关十字的车。
等车来了后,因为人多,所以一把抓住她的手就往车门处跑……
后来就不忍放手,一直牵到晚上回来。
其实以前也想过动她的手,但是鼓不起勇气,一直没有找到接口。
有了第一次后,我们就像很多情侣一样拖着手在校园里漫步。

我不知道其他大学校园的恋人们是什么样子,但是在兰大有一道风景线。
黄昏的时候,在校园广播的各种歌声里,男生们一只手拎着两只开水壶,另一只手拖着女生,摇摇晃晃地往开水房走。
没有一个男生不喜欢小鸟依人的女生,没有一个男生喜欢打开水,但是当两者结合,就产生了上述的情形。
往往谈恋爱的男生总是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跟约他出去踢球的同学说:唉,不行,要去陪人家打开水。
然而内心的幸福像黄昏天边的晚霞一般绚烂。

我拖着王小梅在校园里漫步,听着图书馆的钟声在黄昏回荡,数着道路两边的树木,看着树叶缓缓地飘落。
我们有时坐在人工湖的旁边,坐在无数的恋人群落里,看着平静的湖面。
也爬过那座土山,认真地看过据说的乌GT。
晚上就坐在逸夫科学馆前面的长廊里,我们的身边就是一对一对的恋人。
我们从来没有在晚上到过物理楼那里,据说很乱,有很多社会上的人进来在那儿的树林干些不干不净的事情。
他们说那儿每天都可以捡到不少避孕套,一部分是学生消费的,一部分是社会上的人们消费的。
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眼见为实。
我们的爱情很快乐。

那时,出北门往右拐一截,过一个十字路口,有一个小电影院叫科院电影院,我和王小梅就常常在里面看电影。
那时大概有图书馆的音像资料室,但是我寡陋少闻,没有听说过。
看电影除了在学校的礼堂,再就是那个也没有了什么印象的科院电影院。
记得看的电影有《与狼共舞》、《阿甘正传》、《花季雨季》(我想很多人都记得这部当时红遍大江南北的同名小说,如果没有记错,作者是深圳人,叫郁秀)……
还有很多都不记得了。

冬天的晚上很冷,我把手插在裤兜里,王小梅会把一只手悄悄地塞进来。
兰州夜晚的街道是多美啊!

不看电影的时候我们就拖着手去东方红广场。
那时东方红广场还没有改造成现在的样子,有很多的树木和花草,更像街心公园。
后来成了这个样子,我想唯一的好处就是周末节假日很多商家都在这里搭起台子来搞促销活动,找两三个不入流的歌手在台上吼。
从学校走到广场,坐上一会,然后再走回来,那么就一个晚上过去了。
我把她送到楼下,说些闲话,然后再说些情话,然后依依不舍地告别。
回到寝室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或者接电话。
在电话里卿卿我我一阵,然后依依不舍地挂电话。

第一次吻王小梅就是在二号楼下。
我们上自习回来,已经很晚了。
说是去上自习,其实一多半时间都在校园里瞎逛。
认真上自习也是她在痛苦地琢磨她的高数,我在旁边看书,或者给她编故事,或者就是呆呆地看着窗外的校园。
她会说:路路(这是让我感到最郁闷的昵称),出去转转吧!
于是,出门;于是,牵手;于是,转悠。
我们拉着彼此的手站在。
她说,我上去了啊。
我说嗯。
不动,手还拉着。
她说,我要上去了啊。
我说嗯。
不动,手还拉着。
她说,我真要上去了啊。
我说嗯。
不动,手还是拉着。

然后没有说话,定定地看着对方。
在路灯朦胧的光线,她垂下了头。
我探过去,吻了她。
她挣脱我,迅疾的跑进了楼。
我呆呆地站着,我想我晕了。

7、
题记:
在你孤独的怀里/我们像鲜花一样盛开//在你辉煌的废墟间/我们扮作勇士前进

谁能忘记自己的第一个吻呢?
无论那个吻是纯情的,是肮脏的,是和异性的,还是和同性的。
当你吻上了心爱的女孩,你会发现,仿佛一片树叶被风吹向了天空,即使落地了,还在痴痴地想着那飘行的美妙。
所以那天晚上我兴奋极了。
回到寝室给王小梅打电话,居然什么也说不出来。
憋了半天,说了三个字——“我爱你”。
挂了电话就拉一个朋友去喝酒,直到晕乎乎的倒下去就能睡着。

后来,吻成了约会的一个内容。

人们很早就告诉我,假如你没有谈恋爱的话,最好不要孤身深入人工湖的树林深处,因为那里有太多的淫秽内容,让你心惊肉跳——除非你身边有一个女生,她爱你,愿意让你平静。

假如你在一个教室上自习看到摆着课本的空桌子,那么主人有两种可能:
1、 单身男或者单身女,出去透气;2、谈恋爱的,钻树林子去了。
如果你是一个谈恋爱的,如果你晚上回寝室晚了,那么就会有人关心你:钻树林子了吧?
如果是个单身汉,那么他的口气是嫉妒的不屑,往往后面还跟着一句:爽吧?!
如果是同道中人,那么他的口气是同志的问候,往往后面还跟着笑笑:呵呵。
不过无论如何你都是面带笑容的,即使你笑得很难看。
因为除了笑,你是在没有什么办法隐而若现地表达你的幸福。

吻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因为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而且它在渐渐地吸引你堕落向肉体的欢乐。
而肉体的欢乐是沙漠中的河流,总会在某个阶段干涸。

我想,其实大部分的恋爱都是因为异性肉体的吸引。
不能否认其他方面的吸引,但不能不怀疑,虽然这种怀疑没有什么意义——快感是爱情毫无置疑的十分十分重要的一个部分。

于是钻树林子成了我们爱情的一部分。
而且是大部分。
树林子是欢乐的。
欢乐的还有那些穿过密密的树叶投射到林间的阳光。
有时候,还能在茂密的草间看到一两朵淡蓝的小花。
把它别到她的发夹上,对她说些浪漫的话。

爱情还在那里流淌呢?

亲吻、抚摸——
没有什么进一步的接触,虽然深深地渴望,但是总有什么阻碍。
那不是来自她,而是来自我的内心。

但是,无论如何,我想我们是幸福的。
我们平静而幸福。

我深深地怀念那段平静而幸福的时光。
上帝保佑那些恋人,愿他们平静而幸福。

8、
题记:
在你孤独的怀里/我们像鲜花一样盛开//在你辉煌的废墟间/我们扮作勇士前进

王小梅,浙江人氏,与李小路恋爱时年方十九,短发,近视左右各200度,身高163厘米,苗条别致。
李小路,山西人士,与王小梅恋爱时年方十九,长发,近视左右各300度,身高169厘米,
排骨瘦肉。
恋爱类型:糖粘豆(参照阿甘正传)。

王小梅说话语速极快,几乎不用标点,尤其是讲方言的时候,我一听她讲方言,脑袋立即就跟篮球那么大。
很多人都说:王小梅,讲话用标点好不好。
她的性格也和她讲话的风格差不多,风风火火,毛毛草草,喳喳呼呼,耿直耿直……
后来,一北京朋友告诉我,在北京形容这种女人叫生杈子。

王小梅刚来学校就进了学生会。
我想每一个人都知道学生会的金字塔构成:
主席,一个,大三学生;部长,三至五个(由各系根据情况自定),大二学生;干事,若干,基本每个部三至五个,大一新生。
大一新生傻乎乎的,我想就是让大一女生献身叫大一男生殉情她们都愿意。
我曾经就入过学生会,不过很快就退出来了。
所以对于王小梅同学参加学生会没有什么在意:小女生,万事图个新鲜。
有时候,当她去开会的时候,我还常常陪着她。

不仅仅是学生会,王小梅还有许多身份:兰大演讲协会会员、兰大电影协会会员、兰大绿队队员、兰大XX协会会员、兰大XXX协会会员、兰大XXXX协会会员……
总之,你所能说上来的协会,王小梅同学都有会员证。
更有意思的是,有天早上她告诉我她要出去参加一次活动,是兰大推销协会组织的。
推销协会?我差点没晕过去了。

我和我的朋友们曾想过在大学赚钱的方法,最捷径的一种就是:组织个协会,发展新会员,每位收二十元的会费,然后解散。

关于兰大推销协会,我想大部分人都没有听说过。
但是您别笑,在1999年的兰大,确实有这样一个协会,他们推销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茶叶蛋、拖鞋、渝榕肉饼、老鼠药、二锅头(如果你深受臭虫之害,你就知道在臭虫们酒量见长之前,二锅头是唯一一种有效的抗虫体)、校徽(自从学校开始查出入证件后,兰大大部分人的校徽都高价出手了,最高时炒到300元);
如果是男生寝室,他们会神秘地推销:电脑软件、A片、港产三级片、望远镜、避孕套、除汗鞋垫、四角内裤;
如果是女生寝室,他们推销:减肥药、如何吸引男人、女子防身术、窗帘、卫生巾、避孕套、言情小说。
99年网络流行开后,他们还推销过QQ号,推销过网吧优惠卡。

如果你受过频繁敲门的打扰,不得不应付那些闯进来推销更奇怪的东西的男男女女,你就会发现,兰大推销协会的产品真是:急学生之所急,想学生之所想,他们在很大范围里得到了学生的好评,于是规模迅速扩大。
据说后来加入兰大推协一次性要交纳200元会费。
很多兰大市场系的学生是兰大推协的骨干。
兰大推销协会简称推协,我们寝室有个家伙也准备成立一个推协,不过全称是兰大老汉推车协会。一次须交纳会费400元。
这个想法没有付诸实施,估计有困难,但是绝对是赚钱的好门路。
以兰大那些懵懵懂懂的男生来看,我们很快就可以成为百万富翁,甚至可是开拓业务到兰医、兰商、兰铁、西工等等。

王小梅参加兰大推销协会的活动是到一家超市的门口进行推销实习。
那会,华联超市刚刚落户兰州。

总之,王小梅热衷于各种协会、活动,她告诉我:大学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我们要抓住一切机会。
她可算是抓住了一切机会,周末很多是常常是我从这个地方等她出来,然后眼看着她进到另外一个地方。

王小梅同学还有一个嗜好:参加各种征文比赛、演讲比赛、英语口语比赛等等。
总之,除了数学竞赛和电子产品一类的比赛,她都参加。
于是你可以看见她拥有多少证书,全是学生会、XXX协会发的。
她以为宝贝,珍藏之。

于是,问题来了。

9、
题记:
在你孤独的怀里/我们像鲜花一样盛开//在你辉煌的废墟间/我们扮作勇士前进

问题在哪里呢?
所有的爱情都有问题,经济的,感情的,性格的,性和谐的。
所以,如果要给一段结束的恋情找出原因,几乎列出一堆来。
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但是离开一个人却需要一堆理由。

我不喜欢社会活动,对一切社团都没有什么兴趣,只想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安静地生活。
我常常想,给我一个窗口就够了。
当然这是浪漫的。
因为一个窗口不会给你衣服、食物。
我是多么的不求上进啊。
我不知道别人怎样理解养家糊口,在我眼里,无论怎样的艰辛都是一种幸福。

但是,现在的女孩,谁愿意因为爱情受苦呢?
因为世界太大了,假如你等等,说不定就有享福的爱情——既然会有享福的爱情,那么为什么要受苦呢?
相爱不是绝对的。
没有一个人就是你注定的必须爱的人,总有另外一个,绝对会有另外一个,一个又一个。
在你等待更幸福的爱情时间里,你不得不纠缠在现在进行的爱情。
你们没有幸福,但是你们不得爱在一起,因为你们相爱。

世界是多么荒缪啊。
因为这种绝望的荒缪,世界又多么悲哀!
所以,你不能怨恨任何一个人,当你爱的人离开你,你要祝福她。
假如你不是幸福的,为什么要阻止别人奔向幸福呢?

当王小梅知道我竟然连入党积极分子都不是的时候,我比她更吃惊——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你会注重这些,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女孩子吃惊的样子是这么吓人。
我和大部分的男生一样只知道女生流泪的样子很美,很让人疼惜。
从来不知道女生吃惊的样子能吓人。
多亏我认识王小梅同学,而且她比较清秀。

那有什么问题吗?
大学里入党可比你将来工作了入党简单。
我还跟她开玩笑:我又不玷污群众。
她的脸立马就沉了:你不参加什么什么活动没有关系,但是不入党不行。
我也有些火气:为什么?
那说明你不是一个上进的人。
我本来就不是。

照我现在工作的这个城市的方言骂人:我是一个操蛋货。
本来自己不是一个上进的人,而且不求上进,但是还不愿意别人拿这个来指责我。

当时我们在兰大的喷泉边上。
那里有一池死水和兰大最著名、最莫名其妙的雕塑。
我看着幽静的林间小路,一对恋人笑骂着跑过。
我想,爱情为什么不能一直是美好的呢?

因为爱情分两类:一类是美好的爱情,一类不美好的爱情。
这跟放屁一样。我的朋友们骂我。

有关爱情,什么话不是放屁呢?

她跺脚走开了。
我追上去,拉了她一把。
她扭头看我,然后转身又走。
我站着没动,我知道我应该追上去,但是我没有动。
我不知道什么作怪,我没有动。
我心里说:王小梅,我爱你。

10、
题记:
在你孤独的怀里/我们像鲜花一样盛开//在你辉煌的废墟间/我们扮作勇士前进

普雷维尔: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也从来没有忘记你

因为我爱你。

我回到寝室给她打电话,但是她不在。
她寝室那个挂了我电话的女孩问: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我呆呆地坐在桌子边上。
当时我满脑子都是爱情结束的想法。
这就是初恋男孩的典型特征:很容易就觉得爱情结束了,世界坍塌了,人生完了。
查查徇情的记录,基本上都是初恋。

刚好兰州起风沙了。
就像上天配合我的心境,做效果来了。
人们不断涌进来,大呼小叫。
南方人喊:倒沙了。
北方人喊:操!又来了。
站在六号楼的楼道里从窗口看出去,***,这才叫世界末日的感觉。

兰州一起风沙,满街都是杀手打扮的男女,大口罩,黑眼镜,脚步匆匆。
车祸迅速增加,撞人、撞墙、撞栏杆、互相撞,风沙一停,街上狼藉一片。
风沙一停,六号楼的门口就会积满了从五号楼吹过来的物件,乱七八糟,饭盒、塑料袋、皱巴巴的情书——拿起来勉强可以念出来:
“你是我呆坐窗前的那棵榕树/你是我每次流泪时柔软的手绢/你是我春夜里最亮的那颗星星/你是我冬天脖子里厚厚的围脖”……(晕)
来不及收回的cup、under等。

兰州风沙啊,何等的伟力,何等的壮观啊!

我和王小梅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联系了。
寝室的人都说我自由了:我跟着他们上课,跑到会宁路看黄色录像打游戏,钻在寝室里打升级,或者跑到三号楼打麻将,打篮球,踢足球,打乒乓球……
有时候晚上还跑到树林里吓鸳鸯们,常常惊起无数。

我想王小梅,因为我爱她。
当你爱上一个人,思念是无法抑止的。
但是我就是拿不起电话来,大概是该死的自尊——我还没有低三下四地求过谁,说过软话。
恋爱里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要学会认错。

有一次我跟几个人相跟着准备去会宁路打台球,然后看黄色录像。
在羽毛球场看见她了,她在和一个男生说话。
我们寝室的人都和她打招呼,她回应他们。
我低着头。
他们说:王小梅,看你们家李小路跟我们学坏去呀。
王小梅说:随他去吧么!
他们起哄。
我骂:XX毛的走。

可我心里却无法平静。
我真的无法让自己平静。
我情绪低落,像一个丢失了玩具的孩子。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男生女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