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兰大爱情故事[一]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星期天社区 添加:2006-6-15 字体:[ ] 纠错 评论

长篇: 兰大爱情故事  作者:夜晚的咖啡

在你孤独的怀里
我们像鲜花一样盛开
在你辉煌的废墟间
我们扮作勇士前进


1、
题记:
在你孤独的怀里/我们像鲜花一样盛开//在你辉煌的废墟间/我们扮作勇士前进

离开兰州后人们常常问我:兰州最美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每每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发现我对兰州的印象几乎是空白的。
有时候只好嗫喏:大概是春季吧!
因为印象里看过一次春天的黄河,浩浩荡荡的从黄河铁桥下流过,让我眩晕。
然而有人问我:那么兰大最美的时候呢?
我总是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槐花盛开的时候了!
在所有有关兰大的梦境里,一树一树繁星般的白花和沁人的芳芬是所有的内容。
校园里飘着槐花的芬芳,梦一样地让人醉。也有早枯的,被细细的暖风吹落,在空中飘着,落在校园里,让人心碎!
我刚上大学时住在本部,上课在文2楼的二楼,常常坐在窗口的位置上看书,偶尔的随风,就有碎小的花瓣飘进来,落在书上,带着脉脉的香气。就像日本小说家常常描写到的,樱花落在他们忧郁的面前,让人感叹。

我的爱情就是在那个季节开始的。
误入社会后,人们告诉我:如果你还相信圣诞老人会在那个夜晚从烟囱溜下来送给你礼物,那么你就去追逐爱情。
我常常为此深深地悲哀。
可是触目所及,无不如此。
我也就死心塌地地准备相亲,为了共同的利益结合,为了责任而生活下去。
细细想想,人们活下去的理由本就不是爱情,而是责任。
只是我不得不怀念那些纯真的日子,怀念那些槐花盛开的日子,怀念我如泣如诉的爱情,怀念那个给我幸福和痛苦的女孩。

我刚进大学的时候人们就告诉我,大学毕业的标志是:逃过课补过考,看过黄色录像,谈过恋爱。
后来在有的地方看到三大标志的最后一条是:做过爱。(这有点那个了。)
还有一条原则是:在大学校园里,除了考试作弊,你什么都可以干。
在兰大,逃课补考都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看黄色录像出学校东门会宁路的任何一家录相厅都可以看,至于谈恋爱,那要看个人的修行。
我总结,男生在大学谈恋爱必须有四个条件:一是帅,二是优秀,三是酷,四是有钱。
除了这四个条件,如果还有男生能谈恋爱,那么就是缘分。所谓:缘,妙不可言。


我的爱情是从教室开始的。
在兰大上自习是件痛苦的事情,占位子就像一场战争。
据说还有因为抢位子而大打出手的事情。一位女生占了个位子,被一个后来的男生占据了,女生使出浑身本事也争不过男生,一气之下回去搬了一堆救兵,生生把那个男生给拖出了教室。
总之在兰大拿课本什么的占教室是不保险的,等你晚上到教室会发现占的位子被人占据了,课本也不见踪影。
如果你发问那个占据你位子的人,他(她)会一脸无辜地说:没有看见啊。
即使你发火也是无济于事,如果是男生,弄不好就拳脚相向了;如果是女生,那只能自认倒霉。
所以很多人占位子一般都拿一本破书,或者不用的笔记本。

那天下午我们有课,所以下课后我就拿笔记本占了个位子。
晚上吃过晚饭我就到了教室,准备做老师布置的作业。
天幸,那个桌子还是空荡荡的。
我做下来,看了会书,准备写我的作业。
下午是写作课,作业是写一篇有关中秋的文字。
我准备写一个故事,一个有关传说的故事。以前看过一篇科幻小说,讲嫦娥奔月的故事,我决定在这个故事的基础上掺进感情,写一个爱情小说。
在我写到嫦娥和后羿分手时,正大肆渲染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女生声音。
“同学,能帮我看看这道题吗?”
我抬起头,吃了一惊。
令我吃惊的是那个女孩的清秀,短发,戴着眼镜。
我接过她手中的笔记本,看题。
原来是一道高数题,我头立即大了。
我向来不喜欢数学,成绩老是一团糟,高考分数是70分。
“对不起,我……是文科生,不学高数。”
我有些不好意思,也很是后悔,错过了一个和女生接触的机会。
她惊讶看了我一眼,哦了一声,转过了身。
我放下手中的笔,开始端详她的背影。
真是一个苗条清秀的女生噢!

2、
题记:
在你孤独的怀里/我们像鲜花一样盛开//在你辉煌的废墟间/我们扮作勇士前进

我一边端详,一边后悔。
正后悔,她转身了,这又吓了我一跳。
“你怎么跑这里上自习来了?”
“我就在这里上课啊。”
“你们文科生不是住在一分部吗?”
“是啊,但是我们班住在本部。”
“为什么?”
“因为一分部住不下,我们的新楼还没有盖好。”
她哦了一声,看见我桌上的书。
“中文系的?”
“是。你呢?”
她嘻嘻一笑,“在干什么?”
“做作业。”
“看看你的作业,中文系做的是什么作业?”
她那走了我那篇写了一半的小说,转过身了。
我只好又看她的背影。
她的头发很漂亮,我甚至闻见了淡淡的香味,不知道用的什么洗发水。
看了会儿,她转身了,把稿纸放到我的桌子上。
“写得不错,接着写,我出去一下,回来还要看的哦。”
然后她走了,我接着大肆渲染嫦娥和后羿生离死别。


我写完后她还没有回来。
前面的桌子上摊着她的东西,高数课本,四级词汇手册,一支后端是小猫熊的圆珠笔,一本涂得乱七八糟的笔记本。
我心想翻翻看她的名字,但是不敢动手,托着下巴在那里发呆。
她低着头盈盈地走了进来,我看了一会,赶紧垂下头看书。
她坐下后却没有什么声息。
我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失望。
只好埋头看书,不去想她还要看我完成的小说。
看了一截,心绪还是不能平静,只好主动出击,拿笔杆捅通她的背。
“什么?”她回过头。
“写完了,提点意见。”
她哦了一声,结果我的稿纸。
我心惊肉跳地等待着,就像小时候把作业交给老师一样。


小说还有一个称呼叫“白日梦”。
她看了小说,然后把稿纸还给我。
“你叫李小路?”
“是啊。你呢?”
她嘻嘻笑了,“写得不错哦,就是太假。”
我挠挠后脑勺,有些尴尬。她又扭头做她的作业去了。
我决定到楼道里抽根烟。
抽到一半的时候,她背着包低着头出来了。
“回啊?”
她抬起头看见是我,嫣然一笑,“是啊,反正也做不出来。气死我了。”
“牢骚太多防肠断。毛主席说的。”
“那怎么办?高数真是太讨厌了,本来以为上了大学就不要学数学了。”
“为什么?”
“从高中时候就讨厌数学啊。”
“那为什么上地理系?”
“家里人帮我填的志愿,说地理系将来好找工作。谁知道是这样子!本来也想上中文系,只想看书睡觉。”
“中文系也不是就睡觉看书了,也要做作业呀!”
“反正没有高数,只要不学数学,怎么都成!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地理系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看见你桌子上的书了。还有你的名字,不告诉我我也看见了,你叫王小梅。”
“这是隐私耶!”她倒没有生气。
“名字就是给人叫的嘛!”
“不跟你聊了,我回去啊。”
一转身就走了,只留下我在那里发呆。一支烟还没有燃尽呢!我怅怅地站着,后来只好回去背上书包回寝室。


大部分男生的寝室都有一个名字,比如叫野狼局、八仙阁什么的。
最有意思的我见过一个男生寝室叫“大平间”,乍一看还以为是太平间呢。
而所有的女生寝室都有名字,比如荷花居、听雨轩什么的。
本部的男生一般是上不去女生楼的,要上去,只有以下几种办法:
一、 学生干部,检查卫生(堂而皇之);
二、 溜上去(机会很少,有时需要乔装改扮,腿脚利索,脸皮厚);
三、 霸王硬闯(没有可能)。

知道她的名字后就很容易查到她的电话号码。大学有一部分男生对于提供女生电话号码是乐此不疲的。其中一部分精英无所不能,只要你大致形容一下女生面貌他就能搞到电话号码,让你目瞪口呆。
谈恋爱的三步曲是:打电话、约会、成功或失败。
所以我开始个王小梅打电话。

3、
题记:
在你孤独的怀里/我们像鲜花一样盛开//在你辉煌的废墟间/我们扮作勇士前进

下面是我第一次和王小梅通电话的情形。
电话通了。
喂——
喂——
你好。
你好。
你是王小梅吗?
不是。
能帮我叫一下王小梅吗?
你等一下。
电话被挂断了,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叫我等一等为什么又挂电话呢?
用201卡打电话,拨一次要输入那么多数字,怪麻烦的,但是……还是拨了过去。

电话通了。
喂——
喂——
你好。
你好。
你是王小梅吗?
你是——
我是李小路,刚才谁接的电话啊。
我们一个室友啊,怎么了?
叫我等等,啪地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群笑声。
怎么了?我问。
王小梅喘着气跟我说,我们刚刚在说这个事呢?
说什么?我有些紧张。
说那个女孩叫你等等,又挂了电话。哈哈——
我也笑了。
有事么?
没有,打电话非得有事么?
那为什么打电话。
想跟你说说话啊。
她在那端笑了,说什么?嫦娥奔月?老师给了你多少分?
75.
不错吧。
中等。

后来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我想起我们班的情圣告诉我,第一次给女孩打电话,没有什么话题的话就聊聊彼此认识的人。于是我拼命地想我认识地理系的谁。
差点憋坏了才想起有一个老乡在地理系。
赶紧问:你认识XXX吗?
认识啊,他是我们的学生会主席。怎么了?
(糟糕!我还不知道呢。)我和他是同乡。你和他是一个班的吗?
他是大三耶!怎么会和我是一个班的呢?
我快晕了,问这么弱智的问题,一定会让她觉得我是骗子,赶紧申辨:忘了忘了。
那又怎么了?她问。
是没什么。他是个有趣的人。
是吗?我倒没有觉得呢!
那是你跟他不熟,他其实挺幽默的。
我和他经常在一起呀,我也参加了学生会。
又晕了我。赶紧问:你在哪个部?宣传部。
挺好的嘛!

本来我想约她出来的,但是没有勇气。只好哼哈了几句挂了电话。
真是失败啊!

不过后来听了另外一个同学第一次给女生打电话的事就觉得自己的第一次还不错。
他们两个都有些爱慕对方,但是都比较害羞。
下面是他们通电话的一段情形。
……
男:星期六你有时间出来吗?
女:星期六是礼拜几?
男:你等一下我看看日历。
……

这是有关打电话的一个经典,在我们班的男生间广为流传。
相比之下,我倒是老练得多。
我鼓励自己:慢慢来,心急吃不得热豆腐。

4、
题记:
在你孤独的怀里/我们像鲜花一样盛开//在你辉煌的废墟间/我们扮作勇士前进

鼓励归鼓励,打气归打气。
喜欢一个人是需要行动的,在恋爱上永远不可以做一个哲学家,也就是所谓的“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又给王小梅打了几次电话。
当然,随着时间的流逝,我逐渐摆脱了最初的羞涩和紧张,开始自如地发挥我油嘴滑舌的特长,因此常常那边是笑得喘不过气来,然后说:
逗死我了李小路,你是不是就长嘴了。

人类的营养流向通常分以下几种:
一、 四肢,通常就是那些四肢发达接近白痴的家伙;
二、 头脑,通常就是那些哲学家、科学家之类;
三、 脸蛋,通常是漂亮而基本弱智的女人;
四、 嘴,像李小路。

我基本上就嘴好使,但是不是贫的那种人,也就是说我不是北京式的贫嘴,自我鉴定为:智慧型幽默。
当然,后来王小梅有她的鉴定:花言巧语、甜言蜜语、油嘴滑舌、笑里藏刀、善使软刀子、话出封喉、杀人不见血……
照她的鉴定,我想拍一部电影就是:软刀杀手传奇。
第一个镜头是我在吃蛋糕,沾满了蛋糕的嘴特写。
然后是黑色带血的标题:软刀杀手传奇,配乐是当当,当当!

在我和王小梅电话连线的时间里,大部分都是我主动出击,偶尔她也会给我电话。
我们的寝室比较拥挤,没有地方放电话,于是电话就放在一共六个的墙洞里。
相信兰大本部六号楼的住户们还在享受那种待遇:八个人的寝室六个洞洞,拿个东西要钻进去,万一拿不上便恨不得自己变个老鼠。
恋爱时的甜言蜜语基本上不愿意让别人听到,除了拿着电话到楼道上打,再就是把头伸进洞洞里。
因为把头伸进洞洞里像鸵鸟,于是接爱情电话被我们称为鸵鸟行动。

基本情形如下:
XX,电话。
XX接电话:喂……嗯……
然后头就伸进了洞洞里。
于是在寝室的人都会齐声高呼:代号鸵鸟,GO!

我不知道我给王小梅打电话她是什么感觉,我后来问她她也不告诉我。
但是当她给我打电话我都非常激动,总要在聊几句,显示是女生打的电话而且关系不错(强调)后才开始代号鸵鸟,GO。

俗话说,女怕上错花轿,男怕选错行。
王小梅倒不是上错了花轿,而是选错了行。
倒也不是她选错了行,而是:由于外力因素,她在一个不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一个不合适的地方。
所谓外力,据她讲,是她那个统治着整个家族,飞扬跋扈,小学毕业却戴了眼镜装有文化的叔叔。
所谓不合适的时间,是那个举国上下抗洪抢险的1998年。
所谓不合适的地方就是兰州大学地理系。

悲哉,王小梅!

所以我们的话题也算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一个中心就是谈恋爱,两个基本点就是:她不爱地理系,她向往中文系。
聊聊某个作家,聊聊某篇小说。
让我汗颜的是,王小梅同学读的书比我多出好多。
很多时候她提到的书我都没有看过,只能跟着哼哈,对她的意见表示赞同。
这是很多人都赞赏我的另外一个长处:虽然是无知,却能扮权威,适合做政客,升官有本领。
然后就赶紧钻到图书馆,上跳下蹿地寻找那本书,然后悬梁刺股,炳烛长读。
我在大一和大二看过的很多书都是因为这个缘故。

有一个问题,王小梅喜欢看的小说都是女作家的小说。
池莉是她的偶像。
喜欢的作家还有:叶弥、张抗抗、陈染等。

这让我苦恼:我是向来不喜欢看女性文学的,有些偏见,觉得她们自私、琐碎和过于敏感。
比如陈染,敏感得像一张雪白的薄纸。
比如池莉,琐碎得像一地杂乱的鸡毛。
……
我喜欢随心所欲的文字。

但是在大学的初恋里,为了爱情,什么是不能屈服的呢?什么是不能放弃的呢?

总之,恋爱的第一步,很顺利,也很愉快。
在持续了将近半个月的第一步后,我开始鼓起勇气准备约王小梅出来。
考虑的问题是:看电影?吃饭?散步?看黄河?爬五泉山(皋兰山)?
激动!
麻烦!

5、
题记:
在你孤独的怀里/我们像鲜花一样盛开//在你辉煌的废墟间/我们扮作勇士前进

关于我和王小梅电话连线,还得补充一些情况。
为了能看见王小梅,我常常拉上我们寝室得一个弟兄到羽毛球场打羽毛球。
那位弟兄的球技却是不如我,但是不服气,于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我乐得和他作战,一边四处观望,希望能看见那个屡在梦里出现和通过电话连线想象的身影。
但是,我们在哪里连着打了一星期的羽毛球我也没有看见过王小梅。
我几乎怀疑她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楼也不下。

比较不幸的是,虽然我作了很多努力,但还是没有勇气约王小梅出来。
一般上人们都认为油嘴滑舌就一定脸皮厚得长不出胡子来。
但是李小路是个例外,我油嘴滑舌不假,但是我脸皮薄;胡子少是少,但是也有。
对于我来说,第一次约一个喜欢的女孩子,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我们寝室的其他七个货因此都认为我是懦夫,全称为:中文九八懦夫。
因为中文系只有我一个不敢约女孩子的懦夫。

有天晚上我们在小四川喝啤酒,喝了不少。
因为喝的是啤酒,所以我不是就得到跑到三号楼去上厕所。
本部的周围除了会宁路有角落可以撒尿以外,其他地方都不行。
一直到一个人被喝得爬在桌子上骂都骂不起来才散伙。
我因为跑厕所跑得多,上吐下排的,所以还算清醒,只是有点上头。
他们三架五的往寝室撤,我决定趁着灯光月色在校园绕一圈。
路过二号楼的时候想到了王小梅。
站在楼下往上看,满楼灯火,几十件五彩斑斓的衣服在夜风里招摇,也不知道她住那个寝室。
决定给她打电话,约她出来。

后来读一个苦行头陀墓林僧的笔记,他念了一个偈曰:
“酒能乱世逞英豪,斗胆迷性变色妖。
意动情狂无主宰,哪个英男是丈夫。”

当时我就是俗话说的酒壮色胆。
只听见——
尖叫声:王小梅,你电话——
脚步声:踢蹋踢蹋——
然后是:喂,谁呀——
真担心满嘴的酒气吓着了这位睡意惺忪的姑娘。
慢腾腾的说:是我,李小路。

当然不能约出来了,和一个打着哈欠的女生约会,不知道谁试过。
不过我想绝对不会是一间幸福的事情。
那样会让平时走在她旁边的诸如:激动、兴奋、想入非非的等等情绪像无处可落的鸟一样,狂躁地扑腾。
只好回去蒙头睡觉,真是郁闷之极。

更郁闷的事情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晚上呕吐,给我挂了飞流直下一米多的臭瀑布。

不过这次事件不能说完全就是失败的。
至少我就获得了在约会之前喝点酒的经验——对于羞怯的人来说非常管用。
后来我终于还是约了王小梅出来。
借口是请她看电影。
那天晚上放映的电影是天地大冲撞。
我的心思开始还在她身上,后来居然就到了电影上面。
而她不停地在旁边打哈欠。
这使我又获得了一个经验:不要请女生看男生的电影。
后来在论坛上看到一个家伙列出的钓马子可以看的几种电影,包括:爱情片、文艺片、恐怖片、帅哥美眉XX片。附不可以看的电影几种:战争片、动作片、科幻片、搞笑片、A片……
女生们可以耐着性子看一部看上十几遍也看不懂的文艺片,但是就是不愿意看一些伟大的科幻片。
有人总结:女生的大脑里属于科幻的内容为零。
啊呀——扯远了。

总之,在我的兰大爱情传奇上我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男生女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