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兰大新生装腔指南

编辑:李启明 作者:黄昏之子 出处:百度贴吧 添加:2013-10-18 字体:[ ] 纠错 评论

又是八末九初一个开学季,夏官营的阳光依然炽烈,清风却已带来丝丝凉意。而榆中到兰州的高速公路在今天也格外地繁忙,成千上万的新生从兰州站被装进校车赶赴夏大,他们此刻正茫然地望着窗外荒凉陇原上的千沟万壑,咬着指甲强压心中忐忑。

而你呢,当然是不会选择他们一样窝囊而平凡的方式来到这里的。现在你正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从后座拉出你饱经风霜伤痕累累的Globe-Trotter登机箱,付给师傅五张红票子,然后摘下那副在马尔代夫的整个暑假一直陪伴着你的Aviator,随手插进口袋里。现在榆中的天气已经开始微冷,你身着简单的白T恤,外面罩一件随性的Zegna夹克,搭配一条卡其色Diesel和休闲皮鞋,拖着箱子走向你所在学院的迎新院牌。走入人群的时候,你已经听到低级iBer在和校车上认识的哥们或一起熬过漫漫火车旅途的朋友抱怨这里的穷山恶水,也不时有“我本来该去浙大”、“一模保底武大”、“清华自主招生”等等话语飘入你的耳朵。当然,你只是微微一笑,很快就到了迎新点。

身边的低级B还在见到迎新的学姐宛如见到亲人,开始絮絮叨叨地描述自己在家生活何等优越,而现在要开始经历人生之苦痛,你却只是优雅地一笑,向迎新点坐班学长递出装着录取通知书的信封。

学长向你点点头,打开信封一摸却拿出了一张有点绿绿的纸,上面写的全是英文,什么Internal什么Test。“你考过雅思了啊!”一旁的苦逼大三学长已经认了出来,拿过那成绩单一看,嘴巴不觉变成了O型:“7分?”这可是他每天六点起床如唐僧般狂背三年单词也难以企及的成绩!他马上追问说:“为什么没去国外?”

你摇摇头,脸上浮现无奈而苦涩的微笑:“高一考的,三年了,刚好过期。”思绪不觉漂到了八个时区以外,仿佛看到了和你相约不列颠的那个她哀怨的目光。

学长又从信封中掏出另一张纸,这回这张却是中英双语,上面还印着一个与兰大迥乎不同的校徽,原来是香港大学的录取回执,只要交回这张回执办理完成手续,你本可以去到南方的另一所大学就读。“哇,你怎么不去港大?”这边你的思绪还停留在爱西斯河畔,那边厢低级Ber却早已被秒杀得肝肠寸断。你这次却一本正经地回答:“在大陆接受完一个系统教育,也是一种爱国不是吗?”学长尚不能完全确信,反问说:“那干嘛来兰大?”你笑了,似乎不愿深聊,只是简单地说:“志愿问题。”

学长学姐和一边的低级Ber不约而同发出长长的“哦”声,有的快慰,有的遗憾,有的充满对我朝教育制度的不满。你却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礼貌地提醒学姐该走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学姐望着你英俊的面庞,想了想香港湿润的空气,不由得生出一股怜爱之情,一把夺过了你的箱子,坚持帮你拿,而让低级Ber扛着比他人还高的行李跟上。

你却并没有太多事要做。你本不需要在移动的小凉亭办一张新卡,因为你舍不得那个中国联通钻石会员的号码——它还帮助你在等着登机时坐在联通贵宾候机厅里享受咖啡,不过这种事情低调的你怎么会到处乱说?你只说在等好多割舍不下的人通过这张卡来找你。你也用不惯学校提供的被铺,早就自己寄过来了;军训服你也挑得很草率,因为你知道像你这样的金子是不会被埋没的,除了军训记者团外肯定还有文艺汇演之类的事情找上你,你注定不会在军训连队里待很长的时间。反而是在被问到要不要迁户口时,你却决定把自己的户口从故乡的大都市签到夏官营,这让颇为自己的中部县城户口自豪的低级Ber难以理解,你却告诉他,百度贴吧的学长早就告诉过你,把户口迁到这里会为以后参加出国交流项目提供一定便利。在去寝室的路上学姐和你聊天聊得口干舌燥,你当然很有绅士风度地从包包里掏出一瓶依云递给她,这最后一击终于让学姐承受不住了,她在你办户口手续时偷偷拿出手机拍下你的照片,发在了一个主题叫“迎新遇到的学弟,超帅超强超有风度”的帖子里,还@贺·兰和@花延_镇楼。你当然已经在自己的iPhone5上看到了这个帖子,其实你的贴吧等级早已经是积石塔高。至于那个低级iBer哥们,你当然没有多余的依云招待他,但也不会反对到网球场对面买瓶可乐给他解渴。

告别了学姐,你在寝室遇见了新室友,他们中有的很淳朴可爱,有的却也是低中级iBer,但你并不会因此对他们另眼相看,你脚下那双成年之时就伴随你的旧Berluti自然不如他们的Nike那么招摇,你的衣服上也大多没有什么logo,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你仍然欢迎他们用你的Allenware M17x玩游戏,在你的新iPad上划来划去,在第一个夜晚的卧谈会上你微笑着听他们说自己本该在人大浙大南开,埋怨高考的失误、志愿填报的坑爹,也不排斥他们讲自己的家乡的山清水秀,自己从小的娇生惯养,只是在他们诋毁兰州的时候你会偶然规劝一下。

总之,低级iBer用尽一切办法让别人相信自己本不该来到兰大,却只让大家都觉得他不配来到兰大;中级iBer不露声色地透露自己在来兰大之前多么辉煌,却难在兰大找到当年的风云,只有逼格高如你,才能令学长学姐和低中级iBer都深深折服,觉得来到兰大真是你这辈子的冤屈而你却毫不在意,这样的金子在哪里不能发光呢?

这不,一个月后我们又在经三路的酒吧遇见了你,你啜饮着一杯Blood Mary,和军训时认识的妹纸谈笑着,驻唱维族兄弟的吉他和独塔尔声响起时,你却用沪上吴语、广府粤腔或京片儿唱起那家乡的小调。我们透过黑兰州的烟雾看到你修长的手指拈起一支中华,在它燃烧的那一刻你仿佛看到自己家乡都市黄昏下参差的轮廓,你的眼眶微微湿润,啧啧,真是迷死个人。

(责任编辑:李启明 纠错)

校园导航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