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90后大学生搭12辆顺风车从上海回到兰州老家

编辑:张丽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3-2-6 字体:[ ] 纠错 评论

身份:“顺风帝”,大学生

  路程:上海到兰州,约2000公里

  方式:在高速公路上寻求“搭车”

  时间:两天一夜

  费用:分文未花,还多了50元

  这次寒假回家过年,上海大学机械电子工程专业学生谢子健选择了一个另类的交通工具:“顺风车”。从上海到老家甘肃兰州,他背着“求搭车”的牌子,沿着三条高速公路,连续搭了12辆车,全程2000多公里,花了两天一夜,最终顺利到家。

  昨天,记者电话连线远在甘肃的谢子健,他说,因为大家的热心肠,自己一路上分文未花,到了家还多出了50元。

  出发:只带百元不留后路

  1991年出生的谢子健,似乎天生就喜欢“尝鲜”。他说,从大一到大三,自己就曾以不同的交通方式回过家。“大一那年是坐飞机、大二是坐火车,大三是骑自行车回去,一路上用了14天……”这次寒假来临前,小谢就已经在盘算另外一种回家方式。

  小谢在进入大学后加入一个户外运动社团,认识了一些资深“驴友”,还曾经从成都骑自行车到拉萨。当在圈子里听说了“搭车穷游”的方式,他眼前一亮,决定一试。

  没敢告诉爸妈,瞒着学校老师,谢子健出发前只和几个同学打了招呼。对这位“冒险家”同窗,大家并没有太惊讶。

  查好了路线图,背着帐篷、睡袋和一张写着“求搭车,学生”的硬纸板,1月17日一大早,谢子健从上海大学出发了,身上只带了100元。他说自己就是想穷游,钱带得多,退路也多,一旦遇到困难就没有咬紧牙关克服的勇气。

  路上:司机有父母般疼爱

  第一站,他来到上海城郊的一个高速公路收费口,正准备顺着匝道往前走。这时,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了他身边,车门拉开,里面的人冲他一声喊:“看到你牌子了,带你一程!”

  这是第一辆愿意搭他的车。小谢心头一热,跳上去。这辆车开往昆山,车上是几位年轻的机械维修工。“他们很热情,还招呼我吃饭。”40分钟后,面包车在高速公路的紧急停车道上把他放下。“下车之前,司机师傅听说我身上只带了100元,非要塞给我50元”,意在穷游的小谢本想婉言谢绝,“但他们坚持说不收钱,就不让我下车……”

  揣着50元钱和满腔感动,小谢继续“求搭车”。20分钟后,一辆运货大卡刹住了车,他再次一跃而上。“司机和我爸差不多年龄,一下感觉特别亲切。”卡车师傅的孩子正在读高三,一路上小谢都在为这位考生爸爸“传授”考前的减压秘诀。

  上车、下车、上车、下车……两天一夜,小谢搭了12辆车,其中有两辆面包车、三辆大货车,七辆小汽车。其中很多车主都是为人父母的中年人,有的去外地办事,有的去接孩子回家,“他们很热情,临下车也会劝我:‘年轻人出来闯闯是好的,但还是太危险’”。

  江苏、安徽、河南、陕西、甘肃5省,昆山、无锡、镇江、南京、蚌埠、界首、潼关、西安8地,12辆车在三条高速公路上接力跑了2000多公里,两天一夜后,把小谢送到兰州。

  到了家,一摸口袋,小谢这才发现,从学校出门时带的100元钱,分文未动,还多了第一辆车车主塞给他的50元。

  这两天一夜里,12辆顺风车里的热心人,不仅让小谢搭了车,还让他“搭了饭”。

  路上:第七辆车印象最深

  最让谢子健印象深刻的是第七辆车。

  在出发的第一天晚上,谢子健在界首上了一辆跑往新疆的大货车,司机只比他大两岁,却已开了七八年车。“我很佩服他,这么早就出来闯社会,赚钱养家。”司机小哥却对这位搭车的大学生“有书读”,羡慕不已。那一刻,谢子健终于在生活中领悟了《围城》中的话:“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而一路上最危险的状况也出在这辆车上。虽然那位司机小哥和一位同伴轮流开,但连日来已十分劳累,夜路高速上大卡车又多,车子在高速上奔了一夜,小谢看着两位司机犯着困,抢着道,不时还超着车。小谢紧紧抓着车把手,心提到了嗓子眼,一夜未眠。

  这两天一夜,除了在服务区“求搭车”,有几次谢子健是走在高速路上,等待下一辆车停下来。一辆辆车从身边飞驶而过,小谢现在想想也觉得很后怕。“最长的一次在高速上走了两个小时,已经累得不行了,但不能坐下,不能闭眼,只能一直往前走”。

  成功率:十分之一

  两天一夜的搭车经历,并非都顺利,谢子健没少招来冷眼。他大概算了算,一路上搭车的成功率大概在十分之一。当听到一句“我是学生,正在尝试用搭车的方式回家”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拒绝。

  愿意让他搭车的人,反应也不尽相同。“有的人可能以前听说过这种方式,很干脆地就答应了,有的则很犹豫,也有些怀疑。”有两辆车的司机在打开车门前,先问小谢要了他的身份证和学生证,仔细查验;其中一位还用手机拍下了小谢的证件,车子发动前先把照片发给了朋友。

  对拒绝和怀疑过他的车主,小谢很理解,“毕竟出门在外,有点安全意识很正常”。

  一路上,小谢都琢磨着,怎样向各位热心肠的司机要联系方式。“一开始想问手机号码,后来想问个收信地址吧,以后可以寄明信片。”但是,最终小谢都没敢开这个口,因为担心对方有更大的顾虑。而这成了小谢现在最懊悔的事,“真想再谢谢这些热心人!”

  到家:不再上高速拦车

  1月18日晚上,当谢子健出现在家门口,父母亲着实吓了一跳,因为这比儿子的“火车归期”提前了两天。而这一出“搭车记”更是让父母听得心惊肉跳,连说“不能有下一次了”。上大老师知道了这个事,赶紧打电话来确认他的安全。长辈和老师的关心,让“先斩后奏”的小谢心中升起一丝歉意。

  这几天,每当在电视里看到春运高速路上的严重车祸,小谢都有些后怕。“想想确实很危险,以后就算再搭车上路,也不会再上高速公路。也希望不要有人效仿。”

  谢子健将于2月23日返校,惊魂未定的父母已早早帮他买好了火车票。回忆起半个月前的“奇幻漂流”,22岁的谢子健百感交集。这么多热心人的接力传送,这一路上的独特体验,这一段不会再重走的回家路,将在他的生命里,敲下一枚抹不去的青春印记。

  身份:“公交帝”,在杭州工作的27岁电商男路程:上海到山东临沂,约660公里方式:公交车、步行、搭顺风车时间:7天费用:140元□据钱江晚报报道

  1月27日上午11点从杭州出发,坐了35辆公交车,辗转660多公里,花去公交车费约140元,2月2日下午3点,在杭州工作的27岁电商男@数数苹果,终于推开了自己在山东临沂老家的大门。

  这是网友@微笑玄米茶曝的料,说他的朋友@数数苹果已经踏上了从杭州到临沂的回家旅程,而且还在微博直播:“他是坐公交,不是长运回家的!”

  准备:制订公交回家计划

  @数数苹果的真名叫徐政国。徐政国告诉记者,他前后花了整整一周时间制订这个“公交回家计划”,即使在电子地图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他依然买了一本厚厚的中国地图,以防有什么电子地图标注不准确的地方,“所有的线路我都是在网上找的,规划出一条大致路线后,我就出发了”。

  出发:没有公交就步行

  1月27日上午11点,徐政国背上了回家的行囊,在微博上@了几位好友便出发了。旅途之初很顺利,这也让原来的计划大大提前,“从杭州到无锡这一路上,公交车已经通到了村、镇上,还是很方便的,感觉比较幸运。”

  然而,过了长江之后,他的回家路就变得坎坷起来,公交班次少,还有一些中巴车一天只有两班,错过了就得等第二天。很多地方没有公交,徐政国的步行旅途也不得不拉长了,“初步估计这两天大概一共走了上百公里。”

  这一路,让他印象最深的就是路上行人冷漠的眼神。“有时候走累了,想搭一下他们的顺风车,却被冷漠地拒绝。基本上招10次手,有9次都会被拒绝。”然而,当他真的碰到有人主动问他要不要搭车的时候,他自己却也变得很警觉:“那个卡车师傅是镇江丹徒当地的货运司机,他主动停下来问我要不要搭车,我虽然上了车,但还是很紧张。”徐政国说,后来想想,其实也怪不得别人冷漠,有时候信任缺失也是相互的。

  回家:忘却一路疲劳、不快

  2月2日下午3点,徐政国发了他旅途的最后一条微博:“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到了!公交回家,杭州——临沂,终点站到了,谢谢支持!”

  7天的时间,140元公交车费,搭了35辆公交车。从忙碌的工作生活中解脱出来的徐政国,在路上多了许多独处和思考的时间,“这一路乘着公交、中巴,看着沿途的风景和周围的人,心里有很多的感触。”可无论这一路上积累了多少的疲劳和负面情绪,都在回家那一刻烟消云散。“回家真的太好了。”

 

(责任编辑:张丽 纠错)

校园导航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