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名牌大学毕业流浪7年无工作 没脸回家捡破烂为生

编辑:张丽 作者:佚名 出处:现代快报 添加:2012-5-29 字体:[ ] 纠错 评论

从南京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他觉得没脸回家,便在南京过起了流浪生活,以捡破烂为生,这一流浪就是7年,形象堪比“犀利哥”。

2012年3月下旬>>>>

紫金山“犀利哥”竟是名校毕业生

今年3月下旬的一天,南京玄武公安分局中山陵派出所民警刘玉龙在紫金山上执勤时,意外发现一名在山林里流浪的男子,头发披散、破衣烂衫、满身污秽,形象堪比走红网络的“犀利哥”。

对于流浪乞讨人员,警方有救助的义务,刘玉龙当即上前盘问这名“犀利哥”。没想到,“犀利哥”一看是民警,转身就跑。“不要跑!”刘玉龙一路追过去。在山里跑了一段后,刘玉龙跟着“犀利哥”到了他的“小窝”,一个搭在山坳里的简易窝棚。“你为什么要跑啊?”虽然刘玉龙心里觉得这名男子可能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但追到“小窝”后,这个问题还是脱口而出了。

“我只是不想被人打扰。”“犀利哥”很冷静、很清醒地说。这让刘玉龙相当意外,看来这个“犀利哥”不是一般人。随后,刘玉龙将“犀利哥”带回所内进行调查。

在交谈中,民警得知他叫阿胜(化名),今年31岁,在外流浪已经7年了。而让民警感到吃惊的是,阿胜竟然是南京一所著名高校2004年的本科毕业生。

“你为什么选择了流浪?家里人知道吗?”得知阿胜的基本情况后,刘玉龙感觉这背后肯定有一段故事。“一开始他不肯说,拒绝和我交流。”刘玉龙说,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打开阿胜话匣子的钥匙。

“我从一个同龄人的角度,跟他谈大学,谈校园生活,谈工作。”刘玉龙说,慢慢地阿胜开始讲一些自己的事情。一个多小时后,从他支离破碎的零散话语中,刘玉龙逐渐勾勒出了阿胜选择流浪的原因。

时间回到7年前>>>>

找不到好工作没脸回家,开始流浪

时间退回到2004年7月,阿胜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南京,并进入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工作。不过,由于是新人,他被分派到建筑工地上负责简单的管理工作,在暴雨和烈日底下摸爬滚打,阿胜干得很不开心。“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生,竟然沦为工地上的打工仔。”阿胜越想越觉得不值。在干了两三个月后,便主动离开了,连招呼都没打。毫无疑问,他被单位开除了。

回到南通老家后,阿胜进入一家企业工作。虽然收入和在工地上差不多,但是坐办公室要清闲许多,从身份上看也能算是白领。可还没过一个月的试用期,他又不干了。“看不惯办公室的勾心斗角,不想去搞尔虞我诈的人际关系。”对于这次离职,阿胜这样解释。

此后,阿胜又回到南京找工作,但仍然屡屡碰壁。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他觉得没有适合自己的工作。在身上的盘缠用光后,他觉得自己无脸回家,便断绝了和家人的联系,在南京过起了四处流浪的生活,平时靠捡破烂为生,后来就在紫金山上搭了个窝棚住了下来。

由于长期不与人说话,阿胜每次讲话都要想一下,而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则主要通过捡来的报纸、杂志。阿胜身上,还有一个非常“古老”的手机,那是他上大学时用的。他说,这个手机他平时很少使用,有时捡破烂攒了点钱,他就去买一张“黑卡”,然后用手机上网看看小说和新闻。

[寻亲]

家人把民警当传销分子

在了解阿胜的情况后,初为人父的刘玉龙当即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联系到他的父母。“当了父亲才知道,孩子不见了,心里是多么焦急,我相信阿胜的父母肯定早就心急如焚了。”刘玉龙说。但是,阿胜却不愿透露家人的信息,“我没脸回去,也不想回去。”

没有阿胜的配合,要找他家人相当困难,只能根据阿胜提到的关于身份的只言片语,通过警务平台仔细查找核对,最终找到了阿胜家的联系方式。当电话接通的刹那,刘玉龙本以为对方会喜极而泣,但没想到听到的是一个母亲充满担忧的问话:“你们要多少钱才肯放了我儿子?”这个问话让刘玉龙愣了一下:“我们这里是派出所,不要钱,只要你们到南京来将他领回去。”

为了让阿胜的母亲相信自己的话,刘玉龙将电话交给了阿胜。听到儿子的声音,阿胜的母亲依然在问:“他们有没有打你啊?要多少钱?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救你出来……”原来阿胜的家人因为长期找不到他,以为他被人骗进了传销组织,将民警当成了索要钱款的传销分子。

由于当时已是傍晚6点多钟,当晚阿胜家人无法赶到南京,刘玉龙便让他们第二天再来。“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阿胜的家人显然还是不放心我的身份,当天晚上不断有他的亲戚打电话过来核实,一会儿是阿胜的舅舅,一会儿是他的姑姑,总共打了四五通电话,他们问的问题都是:到底要多少钱。”

第二天早上8点不到,阿胜的父母便来到了中山陵派出所。见到儿子,一家三口抱头痛哭。阿胜的父亲说,自从阿胜失踪后,他们天天找、月月找。七年间,在南通、南京两地反反复复地跑,走遍了两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为了寻找儿子,不惜变卖家产举债寻人。然而,每一次的苦寻都是无果,老两口都不知道在多少个失眠的夜晚哭到天明。

[回访]

“犀利哥”比以前踏实多了

得知父母的艰辛,阿胜对于自己不负责任的做法充满愧疚,之前还在犹豫是否要回去的他,马上答应回家,不让他们再为自己担心。

4月上旬,阿胜的家人给中山陵派出所寄来锦旗和感谢信,说阿胜现在在家里很乖。民警也告诉他们,要用家庭的温暖鼓励阿胜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昨天,刘玉龙在出警过程中接触到了一个流浪汉,又让他想起了阿胜。于是,立马拨通了他家的电话询问他的近况。“他母亲说,现在阿胜已经初步走出了心理阴影,进入了当地一家工厂上班,比以前踏实多了。”
 

(责任编辑:张丽 纠错)

校园导航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