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女童下校车遭碾压 老师无动于衷15分钟致其死亡

编辑:张丽 作者:佚名 出处:东北新闻网 添加:2012-5-29 字体:[ ] 纠错 评论

2011年5月11日下午4时许,5岁的瓦房店女童沁沁(化名)走下了幼儿园的校车,下车的地点离家门口虽然不到50米,但她却永远无法再回家中,因为校车身后一辆疾驰的超载货车将横穿马路的她碾在轮下……昨日,沁沁的奶奶吴春风对记者表示,孙女出车祸的时候她也在现场,但是当她从车尾绕行至车前门时,孙女却从车头直接横穿了马路,并在之后遭遇到了不幸。这起交通事故中的主要责任人大货司机已经被刑事拘留,但等待最后处理的家属坚称,要和学校讨说法,因为学校校车在孩子下车时,没有把孩子安全的交给家长,而且事发后态度冷漠。对此,幼儿园负责人刘某则拒绝回应,之后面对记者的多次采访请求,她坚决拒绝,并声称自己现在“很痛苦”。

货车侧翻5岁幼女被碾轧

5月11日下午,在瓦房店市瓦窝镇中心幼儿园上学的沁沁高高兴兴地坐上了回家的校车,因为她记得,妈妈已经答应在这个周末给她包顿肉馅的饺子吃,然后周日再带她去城里的游乐场玩玩。

坐在校车上,沁沁很高兴,她一直笑着跟小朋友们聊天。时间过得很快,不到10分钟,校车就停在了曲店村大庞屯外的田曲线的马路边,穿过马路和一个火车地下涵洞,沁沁就能到家了。

此时,站在马路另一边的奶奶也看到了校车停在路边,患有关节炎的老人腿脚有些不方便,她蹒跚着横穿马路。而由于看到跟校车同向行驶的一辆货车离她越来越近,奶奶加快了步伐,从校车尾部绕到了车头处的车门前。“我一到车门口就问老师我孙女呢,她们说孩子已经过马路了。我就说没看着啊,然后我就听到有人说出车祸了……”奶奶回忆到。

此时,沁沁已经被奶奶先前看到的那辆货车撞倒了,然后孩子又被向左侧翻的货车撞倒在了路左侧的坡下。一同被货车撞倒在地的还有大庞屯的村民王永花,她的腿被砸伤,躺在地上一直呻吟着。

“老师们坐在车上一动不动! ”

5月24日,记者来到了瓦窝镇大庞屯沁沁的家中,沁沁的奶奶吴春风此时正坐在炕上,她左手拿着孙女生前的照片,右手拿着纸巾不断擦拭眼角的泪水。“我当时一看到这样的情况,就赶紧跛着腿往坡下跑。等我火急火燎跑到那儿一眼就看到孩子了,她趴在地上,那脸上全是血啊! ”奶奶说。

此时的沁沁还有呼吸,并不断轻声呻吟着。原本患有腰椎间盘脱出的奶奶不知道当时哪儿来的一股劲儿,一下就双手抱起孩子跑回到了校车旁,开始央求校车司机和幼儿园的老师帮忙。“可是他们坐在车上一动不动! ”奶奶说,当时她嘴里一直喊着“快救救孩子吧”,但是校车上的老师们仍然无动于衷,整个过程持续了有近15分钟。

就在这个时候,货车司机踉跄着从车里头爬出来,他也来到校车前,告诉校车司机拨打120求助,在多次催促之后,对方拨打了120。

但是人们在焦急中并未等到急救车的到来,奶奶更加着急了,她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校车司机,希望他能够送孩子到医院。但是司机并未当即答应,情急之下,奶奶踹了司机一脚,此后在村民的不断要求下,校车终于拉着沁沁和王永花朝医院出发了。

重伤女童半路被要求下车

原本以为这次能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医院了,可吴春风做梦也没想到,校车刚从村里开到大马路上,她和重伤的孙女就被要求下车。

被逼无奈,老人抱着满脸是血的沁沁下了车,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等待120急救车。出事的那天,瓦窝镇刮着很大的风,看着沁沁的气息越来越弱,全身剧烈的痉挛,奶奶绝望的大声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一位路过的熟人认出了吴春风,他看到这种情况,又开始多次拨打120急救电话,在等待中,急救车终于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急救车上下来了一位医生和一位护士,经过现场诊断,他们得出结论是沁沁失血过多,情况很危急。虽然经过全力抢救,但是孩子还是重伤不治。“如果不让我们等这么长时间,孩子能没了吗?我们从校车上下来之后光在路边又等了最少15分钟,如果校车能给我们直接送到医院,能失血那么多吗? ”奶奶说。

幼儿园一次慰问都没有

沁沁的父亲庞恒达在孩子出事儿后精神一直很低落,他在瓦房店北郊的一个工厂工作,5年前沁沁的出生给他带来很多快乐,而由于沁沁是家中的小女儿,也格外受到他的疼爱。“孩子没了对我打击很大。但是最大的打击是幼儿园蛮横的态度,他们对应当担负的责任没有一点儿清醒的认识。 ”庞恒达说。

他说,出事后幼儿园没有领导和老师来到家中看望和慰问,不光如此,现在他去幼儿园,连园长的面都见不到。

不仅如此,在庞恒达前几次还能见到园长时对方曾告诉过他,她手上有王永花的录音证词,可以证明幼儿园没有任何责任。而庞恒达提出要跟事发时坐在校车上的两位老师当面对质时,园方却表示拒绝。“我有一次在村里见到了王永花,她求我千万别再找她了,因为幼儿园说了,如果她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她家的孩子就不能再坐校车了。 ”庞恒达说。“我前几天看电视上演那个黑龙江的最美女教师张丽莉,我心里真是感动啊!同样作为老师,这个幼儿园的老师就见死不救,坐在车上一点儿忙不都帮我们啊!孩子要是遇到了张丽莉老师,说不定就能活下来了! ”奶奶哭着说。

5月16日,瓦房店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货车超载,在没有中心线上的道路上超速行驶,为避让横过马路的行人,而沁沁横过马路时未确认安全,未在监护人带领下通过,因此货车司机负事故主要责任,沁沁及监护人负事故次要责任。

园长说自己“很痛苦”

5月24日下午1时许,记者来到瓦窝镇中心幼儿园要求采访园长。在大门口,一名身着红衣的男子在问清楚记者的来意后表示,他要去问问园长。大约1分钟后,幼儿园二楼的一间办公室内,三名女子透过窗户向记者大幅度的摇手,表示拒绝记者进入,红衣男子也不再理会记者。

此时,陪同记者一同来到幼儿园的沁沁的父亲庞恒达高声喊道:“园长就在楼上呢!我看到她了! ”

记者见状便拨通了园长刘某的电话,电话中刘某一听说是记者采访就直接拒绝。当记者说如果她不接受采访见一面是否可以,刘某则说自己在普兰店,随即挂断电话。

记者之后发短信告诉她,家长已看见她在园中,刘某则说“我没在家上哪看。我不愿见你们!”此后记者又给她发短信,要求她回答两个问题,一是她是否在出事儿后曾去沁沁家看望,二是幼儿园是否有相关校车管理制度。

刘某则在稍后回复短信称第一个问题得问家长,而关于第二个问题,她则直接避而不谈。

大约半小时后,记者再次拨打刘某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再度表示自己没在幼儿园,确实在普兰店,目前还坐在出租车上,并说自己对整个事情“很痛苦”。

官方称车祸前奶奶已接到孩子

记者随即又来到了瓦房店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沁沁出事儿后,园方感受到了来自各方的压力,目前确实无法接受采访。

这位负责人表示,作为上级主管单位,他们在沁沁的事件发生后已经跟瓦窝镇中心幼儿园取得了联系,根据园长刘某的转述了解到了相关情况。

这位负责人说,出事儿当天,校车上的老师是“一只脚在车上,一只脚在车下”,亲手将孩子交给了吴春风,之后校车又继续往前开,然后他们才发现了大货车撞倒了沁沁。

之后,校车上的司机和老师积极参与对沁沁的救治,在拨打了120后主动将伤者送到了大马路上,之后由于校车上的孩子着急要求回家,他们才让伤者下车等待急救车。

而事情发生后,幼儿园方面也前往了庞家看望,正巧家中的大人都不在,只有死者沁沁的姐姐在家,之后双方还曾通过电话,由于话不投机,在电话中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家属在听说教育局此种说法后,非常气愤,说事发到现在,家中无论是谁都没有见过幼儿园任何人到家中来。他们认为幼儿园方的一些说法完全是为了推脱责任的谎话。

除此以外在这位负责人叙述中,记者曾提出了一个疑问:如果奶奶已经接到了沁沁,那为何货车只将沁沁撞倒,而老人却安然无恙?对此,教育局这位负责人说,可能是孩子正好在那个瞬间松手跑了,“当然这个也是我们事后的推断”。

记者手记

保证校车“开稳”要做的还有很多

5岁的沁沁惨死在家门口,这一幕不得不让人痛心疾首。目前尽管幼儿园和家长对事实真相的认定还存在较大分歧,但是这仍不妨碍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一事件,这就是如何才能真正保证坐在校车里孩子的安全。

2012年4月5日,国务院颁布了《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其中明确规定校车在道路上停车上下学生,应当靠道路右侧停靠,开启危险报警闪光灯,打开停车指示标志。校车在同方向只有一条机动车道的道路上停靠时,后方车辆应当停车等待,不得超越。

这就让我们想到,在沁沁下校车时,校车是否按照规定这么做了?货车司机是否也停车等待了?再追问一下,这两名司机是否知道关于校车还有这样的规定。

而这份条例中更明确规定,校车随车照管人员应当在学生上下车时,在车下引导、指挥,维护上下车秩序。那么不论跟车的老师是否是坐在车上无动于衷,还是“一只脚在车上,一只脚在车下”,他们的做法都不符合相关规定,因为他们所处的位置始终都不是完全在“车下”。

记者在瓦房店市教育局采访时也了解到,从去年底开始,该市针对校车安全也下发过专门的通知,同时也进行过多次的整顿,然而就在今年5月校车安全就出现了问题。

在记者追问该市有没有关于校车管理实施细则时,教育局的工作人员说没有,这也就是说校车在运营过程中,车在什么地方停,在什么时候停,停放的地方是否有明确的站牌和安全设施,很可能都没有明确的规定。那么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校车里孩子的安全能够得到保证吗?

如何真正要保证孩子的安全,必须应该从小处着手,把整顿的力度转向一个个细节,然后再统筹安排,才能真正为这些祖国的花朵撑起交通安全的大伞。
 

(责任编辑:张丽 纠错)

校园导航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