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罗胖:知识经济让饼子脸也流行

编辑:李启明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6-3-3 字体:[ ] 纠错 评论

天猫平台上入驻的商家千军万马,罗辑思维只是其中的一个“小户”。在今天的阿里巴巴的商业服务生态峰会上,罗振宇透露,在入驻天猫平台 1 个月零 14 天,罗辑思维的营业额是 240 万。

如果把淘系平台的商家比作一个生态,罗辑思维只是刚登陆的新物种,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资源,像在手术台上等待被宰割的病人。以至于罗胖说:“不要问我 ‘你有病吗?’,因为我只会回答你:‘你有药吗?’”

人类商业历史的四代交易入口

今年跨年演讲的时候,罗胖曾提出过这样一套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人类的商业历史一共有四个交易入口,这些入口的形成是因为价值链上资源的稀缺性特征导致的,比如:因为交易机会稀缺导致流量成为交易入口,因为消费能力稀缺导致价格成为交易入口,而第三代入口,是因为信任的稀缺导致人格成为交易入口,第四代入口就是罗辑思维正在做的:以知识作为入口。

说起第三代“人格消费” 入口,罗胖特别看好和自己“同姓同体格” 的罗永浩,他说:“2014 年 5 月20 日,第一代锤子手机诞生,我觉得那是人类商业史上一个特别神奇的日子。” 手机发布前夕,罗永浩还在一个投资人晚宴上不被看好,只有罗振宇和大多数人看法不一样,他说,这是因为罗永浩有一个清晰的、被广泛接受的人格,这个人格可以作为整个商业链的入口。

粉丝经济兴起,很多“锥子脸” 式的网红都成为流量入口,“但是我们饼子脸也是很流行的!”不同的是,锤子手机消费的是罗永浩的人格,罗辑思维消费的是知识。

但是在媒体采访中,罗振宇谈到,“人格成为交易入口” 的缺陷在于主方的不确定性,以及“现实扭曲力场” 的存在。简单来说,“不确定性” 是由网红个人带来的,比如是否坚持做这门生意,或者是否长期能获得粉丝的拥护。

解释“现实扭曲力场”,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春晚。罗振宇说,每年春晚结束都会有一个满意度调查,今年的调查结果是满意度 95%。不论观众对春晚有怎样的认知,这个数字都是真的,这是由春晚的调查方式决定的。比如春晚的调查以座机为主 (着无形中已经把调查对象选在老年人身上),或者借着他们对新年的希冀来认同春晚表达的“夙愿”,这样一来,哪怕是陌生人之间的交流,也会扭曲真实情况,产生信任危机。

而且现实情况是,这样的例子不但出现在交流里,也存在在交易中。

用买味增汤的方式做罗辑思维:没有知识就没有消费能力

以知识入口为代表的第四代交易,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消费能力以知识为导向。

比如一个人不知道埃及金字塔,就不会对埃及旅行有很大的向往;如果不懂新年音乐会,也不会想去维也纳金色大厅;如果不能真正体会滑雪的乐趣,也不会对瑞士产生兴趣。

同理,罗振宇讲述了自己在日本的一次经历:有一次在逛超市时,他看到货架上 200 多种味增汤,顿时傻眼,因为没有相关的知识,很难做出选择。但是旁边一位阿姨看到后,马上热心地给他指点,告诉他哪个最好吃,一笔消费就这么促成了。

罗胖说:“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根本没得选。”

这种消费过程和流量无关、和价格无关、和网红经济无关,只因为那位阿姨握有知识。同理,以后“羽毛球相关产业的大拿,也一定是一个羽毛球教练出身的人,或者是有相关知识的人。” 因为知识就是入口

罗辑思维要做的,和买味增汤的方式类似,只是选择了从书这个领域切入。在一本新书没有写出来以前,没有人知道它应该是什么样子,也就没有对知识的消费能力,当消费者不知道要消费什么的时候,一切服务、消费者调查都无济于事。

所以通过知识来启发消费能力面临的一个难题就是,怎么预测消费者行为?这是一个先有“鸡” 还是先有“蛋” 的问题。

内容创业变现的方式,早已不是广告了

去年,阿里巴巴旗下的移动开放平台阿里百川投了 20 亿人民币去扶持移动应用创业者,一年后,内容创业者一批批涌现,从做渠道到做流量,阿里如今又给这批创业者了一个新的变现思路:做电商。

在 1 月和合一百川的合作中,罗振宇以“入驻阿里平台的内容创业者” 的身份出来站台,认为通过广告变现的方式已经过时,这种方式也不能长存,就连自媒体也是一个特定时代的产品,也会有变为泡沫的那一天。所以罗振宇再三“劝阻” 了会场上的记者们要好好考虑自己的出路,想要打破这一困局,要么直接把内容通向交易,要么直接卖字。

分享最后,罗振宇谈到了时下最热的“供给侧改革”,他认为这种改革应该以“知识侧” 和“内容侧” 为主,但是它有特定的时间点,比如中国 20 年内不会再出现一个讲论语的中年女子,因为于丹老师已经把它拿下了,一旦拿下,这个地盘就会“寸草不生”。

[ 责任编辑:张洁_NT5630 ]

(责任编辑:李启明 纠错)

创业手册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