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揭秘神秘顺丰掌门:高中学历小工起家,曾拒绝马云马化腾

编辑:李启明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6-2-5 字体:[ ] 纠错 评论

为众人所熟知的企业背后,一定有一个广为人知的掌门。

可是这个逻辑不适用于拥有34万名员工的顺丰帝国。

对外界而言,王卫低调、神秘且多面。

他信佛,却迷恋downhill这样带有暴力色彩的极限运动;

他只有高中学历,从最底层的制造厂小工起家,却建立了中国最大的快递王国;

他个人成就巨大,却从不愿置身于聚光灯之下……

习惯了被企业公关部门追捧的媒体人们有一个共识:顺丰的公关部是最牛气哄哄的。

顺丰的员工们说:用户是王卫的上帝,半点亏待不得,其他人他都不在乎。

诚然,王卫身上有太多令人好奇的东西。

低调到土里

王卫神秘到何种程度?

可以用一段媒体常用的描述来表达。

他不打算上市,但众多PE与VC趋之若鹜,50万元只为和他的掌门人共进一顿晚餐。

他曾与电子商务保持距离,但他的老总却令马云两次相约并称为最佩服的人,在电商与物流矛盾重重的当下,却有人说:给你三年30亿,你也砸不出一个新的顺丰。

他不打广告,但所有的人都在找寻他。

他低调不张扬,但却令香港狗仔队卧底数月一睹真容。

他不引入战略投资,但却令花旗银行开价1000万美元中介费用只为求得一个合作机会。

请问,你见过这么牛逼却又低调到土里的商务人士吗?

然而这个低调到极致的人,做事却并不低调。

他一手创建的顺丰速运拥有34万名员工,1.6万台运输车辆及遍布世界的12260多个营业网点。

而他本人,也凭42亿美元的净资产,登上了2015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底层小工

1971年,王卫出生在文革时代的上海。那是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名空军俄语翻译,母亲是江西一所大学的老师。

文革期间,知识分子家庭的生活状况可想而知。

7岁时,文革刚结束,王卫便随家人来到香港。

那个时候,李嘉诚刚刚买入后来与他名字连在一起的和记黄埔。香港的商业氛围浓郁,蓬勃发展。“到香港去”成为逃港者追逐新生的方式。

可是,到香港后,父母在内地的学历不被承认,只能去做小工,收入微薄,备受歧视。

王卫用“一穷二白”形容当时的境况,“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处在香港社会底层的王卫高中毕业后便来到叔叔手下,成为了一名最不起眼的小工。

此时,中国大陆开始发生一些变化。

王卫离开大陆时,文革刚结束,中国百废待兴。而经过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大陆市场经济萌芽,到处充满机会。

上世纪90年代初,近90岁的邓小平南巡,坚定了改革开放的方向。受此影响,香港8万多家制造工厂移到内地,其中珠三角就占了5万多家。王卫做工的工厂就搬到了广东顺德,影星李小龙的故乡。

产业的转移总会催生一些新的商业需求,头脑敏锐的王卫很快就发现了新的商机。

当时,王卫在顺德做印染工厂,常常需要把样品寄到香港给客户看,按照当时传统的邮寄方法,非常不便且耗时又长。

后来他们想到一个办法——在码头边求人帮忙捎样品到香港

当时很多香港人都在广东设厂,都有这方面的需求。王卫自己有时候也受人之托在广东和香港之间夹带点儿货。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王卫突然意识到,既然市场需求这么大,能否成立一家小公司,专门做运送业务呢?

1993年初,王卫用从父亲那里借来的10万元启动资金,在顺德注册了顺丰速运,一个只有6个人的公司。

王卫在香港砵兰街租了几十平方米的店面,作为在香港的大本营,专替企业运送信件到珠三角。

刚开始,没有专门的运货车,王卫就和他的小伙伴们用背包和拉杆箱运货,被人称为“水货佬”。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只有6个“水货佬”的创业公司,22年后,发展成了中国快递行业的领航者。

然而“水货佬”逆袭成功是有条件的。顺丰优选前总裁刘淼曾公开表示,王卫是他见过的最有钱的工作狂,创业多年一直保留初期的工作习惯,20多年来,他每天工作14个小时再正常不过,还定期到一线收发快递。

从“老鼠会”到“快递王国”

王卫开始做快递的1993年,另一家快递巨头申通也同时成立。只不过当时申通主营的是上海和杭州之间的报关急件直送业务。

在香港和珠三角,也有不少快递公司产生,竞争激烈。特别是香港,国际上不少成熟的快递公司都有布局。

如何在重重竞争中杀出重围?

聪明又大胆的王卫想到了低价策略。“别人70块一件货,顺丰收40块”,大幅的让利让顺丰很快吸引了大批中小商家。

据顺丰早期团队成员回忆,虽然一票货只收几十元钱,但生意红火的出人意料,“每年赚个几百万不成问题”。

顺丰火热发展的快递业务甚至带旺了冷清的钵兰街。

香港有记者曾这样描述:顺丰生意越做越大,货车及员工经常霸占整条街,惹来邻铺不满。直到顺丰搬走,这种情况才得以解决。

王卫不是个安于现状的人。随着快递市场需求的不断扩大,他在广东迅速“占领地盘”,大规模扩张和建设网点。以至于广东省下属县城几乎每个都有顺丰的站点。

据知情人回忆,那个时候,带着顺丰标识的货车呼啸在广东的大小街道上,广东各地街头巷尾无人不识“顺丰”。

当时,顺丰扩张的方式很大胆和激进,每建一个点,就注册一家新公司,分公司归当地加盟商所有,这让王卫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便将珠三角一带的快递市场牢牢抓在自己的手上。

而这种疯狂的增长方式,让顺丰一度被业内称为“老鼠会”。

那时王卫的团队也很疯狂,一位最早加入顺丰团队的老业务员说:“那时候顺丰只有十几个人,大家围在王卫身边,同吃同住,每天唯一的任务就是跑市场。我们这些业务员都像疯了一样,每天早出晚归,骑着摩托车在大街小巷穿梭。”

王卫的疯狂让顺丰在香港和珠三角很快立稳脚跟。1997年香港回归时,王卫几乎垄断了所有的通港快件,顺丰的“快递王国”初具雏形。

有人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车水马龙的通港公路上,70%的快件货运车都印着顺丰的logo。

天时地利人和。那两年,顺丰的发展顺风顺水,王卫几乎不用怎么操心。不到30岁的他迅速沉浸于“养尊处优”的状态,日子过得相当舒服。

据王卫本人回忆,25岁赚到人生第一桶金之后,有点目空一切的感觉,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王卫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样子了,我也是有钱人了!

那时的王卫一副标准的暴发户做派,经常带着太太打球、游泳、爬山,渐渐淡出顺丰日常运营管理。

危机来了

1999年前后,就在王卫悠哉悠哉时,危机正在悄悄萌芽。

早期顺丰的扩张一直采用加盟模式,这种运营模式推广后,一方面帮助顺丰疯狂扩张,另一方面也给顺丰发展埋下了隐患。

受利益驱使,一些加盟商擅自在货运中夹带私货,有的加盟商更是自己开始延揽业务当上了“土霸王”。顺丰面临丧失企业控制力的威胁。

此时的王卫展现出了极其强悍的一面。

他决定收权,将加盟改为直营,收权的方式则是“一刀切”,想留下来的,产权全部回购,否则走人。

从用钱来解决问题,到摆平各种各样的威胁、恐吓,他用尽了各种方法。

收权难度可想而知,有人用“拆迁式”来形容当时的收权战役。身处其中的王卫,压力巨大。

王卫后来提到:“一个承包网点就是一个小王国,根治这些问题,压力非常大。”

压力大到何种程度?王卫也没有详说。只是有传言称,王卫曾经因此被香港黑社会追杀,至今他都习惯在身边带4—6个保镖。

整整3年,王卫都过着“刀尖上舔血”的生活,期间遭遇各种艰难险阻,但他最终坚持了下来。虽然方式略显粗暴,但是其强势的手腕就像一把弯刀,割除了顺丰身上的毒瘤,理清了顺丰的架构和各分公司的产权。

2002年,顺丰完成加盟到直营的改革,也成立了自己的总部,以后的发展日渐顺畅。而此时的顺丰,从上到下完全成为王卫“一个人的企业”。

自此之后,顺丰的发展深深烙上了王卫的个人印记。有人甚至说,王卫一个人撑起了顺丰的智囊团,他个人的谋略和眼光奠定了顺丰如今的格局。

我要买飞机

2003年,“非典”袭来,人们谈之色变。这反而成为快递行业的发展契机。顺丰身处“非典”重灾区,业务量猛增。

那个时候,学生停课,工人停工,老百姓不敢出门,航空公司的生意非常萧条。但细心的王卫却从中发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机会。

快递重在一个“快”字,而最快的交通工具莫过于飞机。彼时的中国航空因SARS陷入低谷,为何不借此机会找航空公司合作,用飞机运货?

那一年,王卫和扬子江快运航空洽谈,最后签订了5架包机协议,那时候人坐飞机还是件高大上的事儿,但敢想敢干的王卫却把货物带上了天,那时国内还没有人这么干过。

此后,顺丰很快在业内树立起“快”的品牌优势。也是那一年之后,顺丰的出货量每年以50%的速度提升。

这件事对顺丰来说还有另外一个意义。飞机运货大大缩短了运送时间,提高了效率。王卫开始北上主攻华东和华北市场,迅速完成全国200多个网点的布局。一个全国性的快递公司出现了。

彼时的“四通一达”,还在忙着打价格战。

尝到甜头的王卫,野心更大了。他不仅要包机,还要买飞机。庞大的业务需求,也促使其这一想法迅速落地。

2009年底,民航总局宣布顺丰航空正式获准运营。顺丰航空公司一次性购买两架飞机,这也是中国民营快递企业第一次拥有自己的飞机。

不得不说,王卫的这一决定颇具前瞻性,这也奠定了顺丰如今的江湖地位。

到目前为止,除了国家队EMS,国内还没有哪家快递公司的航空机队规模赶得上顺丰。而航空运输的优势,也成了顺丰成功的三架马车之一。(另外两架马车是直营模式和高端定位)

拒绝马云马化腾

网上流传一个段子:很多年前,马云曾两次在香港约见王卫,王卫避而不见。很多年后,电商彻底改变商业形态,王卫在杭州约见马云,马云不见。

一位从顺丰离职的人爆料,王卫不仅拒绝过马云、还拒绝过马化腾,后来马云、马化腾也不理王卫。

那个时候,香港人对内地人歧视很严重。王卫虽然在内地出生,但却在香港长大,不知道是低调,还是受这种思想影响,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对像马云、马化腾这样的内地的企业家,他有意或无意的选择忽略。

虽然靠低价策略起家,但是立稳脚跟之后的顺丰却选择了中高端定位。再加上航空运输的优势,在“商务件”等中高端快递业务方面,王卫做的得心应手。

如果这么一直发展下去,王卫一定能把顺丰速运打造成国内民营快递业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老大。

但这一切却因互联网电商的发展而改变,挑头儿的正是和王卫有着微妙关系的马云。

2003年,马云在杭州创建淘宝。3年后,淘宝网已经超越了ebay成为亚洲最大的购物网站。到2008年,淘宝网每天的快递需求量猛增至500万单。

500万单是什么概念?当时“四通一达”中的老大申通,每天的业务量也不过是100万单。

身处长三角地带的“四通一达”马上兴奋了。这对于刚刚经历过一轮价格战的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针强心剂。

曾有人这样形容当时长三角快递行业的情况:快递小伙儿忙到手发软,还消化不完淘宝产生的快递订单;在华东某些快递公司的业务中,淘宝件占比高达60%到80%。

为了抢淘宝大户,这些快递公司又打起了价格战,每单价格最低打到了5-6元,接近成本价。有快递行业人士说:“现在大家是在喝稀饭,肚子撑得很大,但实际上没什么营养。”

王卫显然对这些并不感冒。那个时候,淘宝件在顺丰的占比也只有一成而已。和“四通一达”等快递公司相比,顺丰这一态度略带傲慢范儿:淘宝件太低端,才不屑和你们玩儿呢!

但是随着淘宝等电商的迅猛发展,“四通一达”赚了个盆满钵满,迅速扩张,这给顺丰带来了很大压力。王卫不得不放低姿态,将触角伸向“平民化”的淘宝卖家配送。

但是一直不走寻常路的王卫也没有延续单纯降价思路,而是在产品分类上下功夫。

2012年8月,一直以“次日达”闻名的顺丰速运,推出首款经济类快递产品“四日件”,化妆品、光碟、奶粉、电子类、酒类等航空无法寄递的品类,都可通过这一渠道寄送,其主要面向异地快递,价格远低于此前的标准价格体系。

此后,顺丰一直走差异化营销路线,根据时效性、价格和运送要求不同,推出多层次的产品品类,不断细化产品和服务。

顺丰的高工资是业界出名的,一般递送人员月薪都在三四千,但在顺丰五六千很平常,最高三四万的也有。

曾经有一个很火的帖子,有办公室的白领妹子爆料:刚才顺丰的快递员在我公司发飙了。“我一个月工资1.5万,会为了你这2000块钱的礼品丢这个饭碗吗?!”听闻此话,整个公司一片寂静。

因为收入高,顺丰的快递员也是蛮拼的:有快递员在路上出了车祸,爬起来一看没事,还是要继续送快递。

不管是对员工的控制力还是业绩,顺丰都是行业学习的典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快递公司副总经理也曾表示,“顺丰的每一次发展,确实都走在了行业的最前沿,这意味着我们不得不紧跟在王卫的身后。”

危机感与试错

王卫是个危机感很强的人,曾有高管说,王卫三个月没有创新和变革,就会有危机四伏的感觉。

但是互联网的大发展显然让王卫措手不及,他没有料到互联网电商会发展到如此程度。在2011年的一个私人聚会上,他曾感慨:“顺丰现在做电商物流是个死。顺丰现在不做电商物流,将来可能也是个死。”

那时的顺丰已经涉足电商,在2009年和2012年,顺丰先后推出了“顺丰e商圈”和“尊礼会”,但快递起家的顺丰显然缺少互联网基因,这两个项目效果不甚理想。

2012年5月的最后一天,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的顺丰又推出了“顺丰优选”。

“但顺丰优选存在着一些业务瓶颈和模式制约,”据内部人士称,“顺丰优选是模仿的京东模式,但是整个管理还是有太多快递的基因。”

除了顺丰优选,王卫还做涉足金融、电商企业服务等业务,目前还都处在初期发展阶段。

但王卫对顺丰的战略布局不局限于此,他在谋划更大的布局。

2014年5月18日,在这个喻意“我要发”的日子里,顺丰“嘿客”社区便利店正式启动,并号称未来在全国开设3000家门店。有人分析这是王卫是为解决快递行业难以解决的最后一公里的难题而铺设的收派件的网点。

短短数月间,“嘿客”全国网点布局近2000多家,基本覆盖国内区级城市。

对“嘿客”,业内观点不一。

有人说,“嘿客”出现后,王卫可以把“顺丰速运+顺丰优选+顺丰移动端+金融+社区O2O服务平台+农村物流”等全线整合,把顺丰的业务单元打通,这将使得顺丰未来的发展不可估量。

但也有人说,顺丰“嘿客”不伦不类,似乎集各种功能于一身,却又各种功能都不能做到最好。

面对质疑,王卫的回应展现了一个实干家的风范:“B2C是未来方向,顺丰借助嘿客可以探索如何服务C端客户。另外,是选择等待商业模式成熟后再建店,还是先建店再摸索商业模式?顺丰选择后者。”

谁也挡不住时间的洪流

对于互联网,所有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王卫也是。但是随着大陆市场经济日益成熟,影响企业发展的因素增多,各种因素交织错杂。比如资本和商业模式。

在顺丰的发展史上,王卫曾经9次抵押贷款却坚持不肯融资,他曾公开表示,“上市的好处无非是圈钱,获得发展企业所需的资金。顺丰也缺钱,但是顺丰不能为了钱而上市。上市后,企业就变成一个赚钱的机器,每天股价的变动都牵动着企业的神经,对企业管理层的管理是不利的。”

2013年,顺丰曾以出让不超过25%的股份,获得几家机构的股权融资。这是顺丰成立二十年来所做的第一次股权融资。

虽然做出了融资的举动,但顺丰却无意上市。曾有内部人士披露,“融资协议中最重要的条款之一是投资方不得要求顺丰提供上市时间表,经营和战略完全由顺丰管理团队所主导,投资方不得干预”。

有分析人士认为“顺丰应该会在五到十年之后才考虑上市。”

如此长期的投资,多少投资人愿意等?

顺丰还在执拗的不肯上市的时候,国内快递江湖风气云涌。

自2015年始,民营快递企业纷纷寻求资本的力量进行快速扩张。

2016年刚过去半个月时间,大杨创世发布公告称,圆通速递有意借壳上市,这是继申通快递借壳艾迪西不到三个月后,又一家拟借壳上市的民营快递企业。相对而言,借壳上市较IPO可节省相当的时间成本。

现如今,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想要发展的很好,不仅要有好的商业模式,更要学会利用资本。

三分天下的互联网巨头“BAT”,无一不是资本发展的产物,电商中叱咤风云的京东,上市前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对于上市,顺丰迟迟没有动静。

江湖已经不是当初的江湖了。王卫还会坚持“不圈钱”、“不上市”吗?

没有人猜的出王卫在想什么。

这个神秘的人,似乎从来也不按常理出牌。毫无疑问,他正在审视目前的互联网江湖,正在思考未来顺丰怎么走才会立于不败之地。他在下一个很大的赌注,没有思考成熟之前,他不会轻易出手。

但是,这一次,他押的准吗?

(责任编辑:李启明 纠错)

创业手册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