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70后创业者忙几个月没拿1分钱

编辑:李启明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6-1-2 字体:[ ] 纠错 评论

摘要:整个夏天,为了拿到天使投资,黄勇又见了20多个投资人。好多投资人在听了他的项目后说:“再改改就差不多了。”他听了后,真的回去修改自己的产品方案和模型,可再去找对方时,也没有了下文。

黄勇把创业当作自己的修行

冬日里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不见了往日的喧嚣:去年初大街两旁还是一个挨一个的“地推”,如今连一个摊位都找不到了,路上、咖啡厅里摩肩接踵的人群也不见了……互联网创业者寒冬真的来了?现在还在坚守的创业者情况如何?北京青年报记者分别采访了70后、80后、90后三位互联网创业者,从他们的创业故事中,感受人们眼中的“互联网创业者的寒冬”。

黄勇是70后,也是一位爸爸,他说自己的创业初心是替换目前市面上不合格的儿童用品。他回忆起今年在创业大街的情景:“那个夏天,大家都疯了。每天都有人叫你去参加各种推荐会,各种活动,见各种人,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忙碌了几个月的他,没有拿到一分钱,CTO出走,他押上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维持着公司。他说,创业是一次修行。现在,他重新回到了“初心”,不仅吸引到比自己厉害的人加入团队,还吸引到主动找上门的投资人。他说:“寒冬挺好,我们都冷静了。”

启动

“四十不惑”开始二次创业

出生于1975年的黄勇今年已经40岁了,现在,他担任一家主要生产儿童智能硬件的互联网公司CEO。“四十不惑”,在位于望京的家中,他对北青报记者说,“我把创业当做对自己的修行”。

仔细算算,这已经是黄勇第二次创业了。第一次创业还是10年前。那时的他,做家居建材团购网站。他看准了最早一批互联网电商的机遇,进入互联网行业。从此,创业就是他的梦。“我爸妈都是老师,我从小就喜欢不断挑战自己。有时候我会想,既然这件事总要有人来做,那为什么不可以是我呢?”

在2005年第一次创业失败后,他先后进入华为、海尔等大型企业任职,已经做到带领100多人团队的高层职位。他有点后悔地说:“人总是上了路就忘记了最初为什么而出发。我去华为本来就是学习管理,走了那么远,也还是要回来自己做。” 4月份,他的项目启动了。他辞掉了在外人看起来很优越的工作,开始了第二次创业。

初心

为了孩子做智能水杯

黄勇决定把眼光投到儿童智能硬件产品上去。这个灵感来自于自己的孩子,“为人父母后,我就想去做和孩子相关的事了,我只求他们用的东西没毒,这是初心”。

黄勇做的是智能水杯,这种水杯除了选用来自玉米的纯天然材料之外,还具有统计喝水量的功能,家长可以在手机上看到自己孩子在学校的饮水情况。“做智能硬件很烧钱,光开模就几十万”,初入智能硬件这行,他才发现自己的项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经过几次股市的洗礼,我的积蓄大多都贡献回去了”,因此他从一开始就不得不想办法融资。

4月份启动的项目,到5月底,一个月内黄勇就见了十几个投资人,其中包括不少知名投资人。“有一次,去见一位投资界的大腕,他了解到我的背景,又看了我的项目,直接跟我说,你别干这个项目了,我推荐一个别的给你干”。可黄勇没答应,他知道,一个杯子才多钱,“就算卖1亿,人家也看不上”。

绝望

见了20多个投资人都没拿到钱

6月底,在朋友的推荐之下,黄勇的团队搬到了3W孵化器,团队里的4个人在这里租下4个工位,“1000元一个月,这已经是最低的成本了。要知道4000元在中关村附近根本租不到像样的房子,而且3W还有很多资源。”

那时,整个创业大街上涌动着一种创业热潮,马路两旁都是“地推”的摊位,咖啡厅里随处可见创业者和投资人,每个人都想要一夜之间成功,幻想自己拿到千万投资。黄勇回忆道说:“那个夏天,大家都疯了。每天都有人叫你去参加各种推荐会,各种活动,见各种人,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整个夏天,为了拿到天使投资,黄勇又见了20多个投资人。好多投资人在听了他的项目后说:“再改改就差不多了。”他听了后,真的回去修改自己的产品方案和模型,可再去找对方时,也没有了下文。20多个投资人,没有一个真的拿钱出来。7月份,原先的CTO也离开了团队。

黄勇绝望了。“这期间,我可以说是押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在维持着公司的正常运营。这下我冷静了”,他说,“我不再去见 天使 了,后来的三四个月我谁也没见,我开始反思。”

蜕变

吸引投资人主动找过来

黄勇想到自己做的是智能硬件领域,与传统的互联网相比,一是做产品太难;二是回报周期长,而在这个领域,投资人和创业者相互试探,他们之中都有急功近利的心。他将自己的失败总结为“心态”。“当时的我其实自己也没想清楚 创业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我就想着做我要成功,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利己的。”黄勇笑着说,“以前我总是以要钱为目的,太 结果主义 了,也没想清楚自己的愿景。”

“创业的过程是不断自我审视的过程,我不断地问自己,我是谁,要什么?现在我知道了,创业成功并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的愿景是替换国内现有的儿童用品,给孩子最安全最放心的东西。”黄勇说,“在这过程中包括怎么吸引人,怎么留住人,这是创业中的蜕变”。他开心地表示,目前团队里的4个人都特别牛。

心态改变了之后,他说最近在接触一个投资人,“这次是对方主动找过来的。投资人投资的是 人 ,我现在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我可以吸引到比自己强的团队,那吸引到投资人就不是问题”。他也透了底,如果还不能拿到融资就先停下来——“做到这步还不行,就说明各方面没准备好。”

对比

现在的最大问题是“浮躁”

黄勇说,对比自己的两次创业路,“永远都是现在比原来好”,整个社会愿意冒险的人多了;整个产业上下游链条更齐备了。然而现在整个行业最大的问题是“浮躁”,黄勇叹息道,“判断一个创业者是否浮躁,就看他的初心能不能够打动你。”许多的创业者一味追求估值、利润、速度,概念山寨、数据造假,“德不配位,这很危险”。

对于“互联网创业者的寒冬来没来”这个问题,黄勇最后说,“行业是有周期的,如果寒冬来了,那也会再有春天。寒冬挺好,我们都冷静了。”

(责任编辑:张祖韬_NT5054)

(责任编辑:李启明 纠错)

创业手册热门